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黑蓝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黑蓝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022|回复: 2

[创] 邂逅刘小枫

[复制链接]

1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13-11-24 11:04:52 |显示全部楼层
谁没有生活在偶然中呢?
初识刘小枫是在去年。平日我有看同窗书橱的习惯,那天无意发现舍友W君书架上放着华夏出版社出版的一本名为《这一代人的怕和爱》的精装书,作者署名“刘小枫”。信手翻了几页,渐渐有了几分反感,原因只是在于不中意这种艰涩难懂的学究文字。但这个名字在我看来有点lovely的作者,如今想想当初没有成为我脑子里的过雨烟实属万分庆幸。
人的性情总是反复无常。以前视为洪水猛兽的,经过人生阅历的沉淀,可能某天反而会将其比拟成涉浅滩时的垫脚石。前不久有段时间自己生活的很烦闷,没有生活目标,没有学习动力,更别提为社会主义事业而努力奋斗了(开个玩笑)。我把这段时期戏称为2012世界末日来临之前强加在我身上的预兆。心理学上不是说嘛,当一个人的某个感知感觉逐渐萎靡时,另外的其中一个会变得强大,不禁琢磨难道当我的世界逐渐消失时,我的死亡神经会变得异常敏感起来?不敢再往下YY了。某日冥冥之中于网络邂逅刘小枫,看到他有本书叫《沉重的肉身》,书名不就是当时自己的真实写照么!心想不妨买来一读。
我明白“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的道理,所以不能再用静止肤浅的观点看待“肉身”。鉴于以往的阅读体验,很想知道作者如何以“沉重的”为切入点来展开论述。接下来,我首先了解到这本书讲的是叙事与伦理,通过历史事实或小说中的一幕幕叙事纬语,将理性的和叙事的伦理铺展到个体生命的叹息或想象中。随着阅读的深入,疑问接二连三的直撞心门,却无法做到释然。正当彷徨时,结识了W君的远房表亲,曾经师从刘小枫的晓梅姐。晓梅姐告诉我她的一解“要通过刘师一贯的情怀——用大爱抱慰受苦的人去领悟个中缘由”。回首再看丹东与罗伯斯庇尔的思想分歧,牛虻和他的父亲、情人和她的情人,灵魂与身体的孰轻孰重,薇娥丽卡命运中的那根细线,基斯洛夫斯基的伦理影片,让我前所未有的体验到了思想的沉重,肉身的沉重。原来生活的偶在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我们无以选择,只能逆来顺受;个人的道德反省意义远大于对生存根据的询问;个人幸福可能性的增加同时意味着可能性的否定的增加等颠覆性的领悟。就在这种半苦恼半欣喜的状态中,我用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通读了全书。可引起我最多共鸣的莫过于“一片秋天枯叶上的湿润经脉”这一章了。家庭的教育让我像卡夫卡一样烙上了“虚弱,缺乏自信心”的性情,我害怕孤独,自己独自行走时总会不知不觉的加快步频;但我又同时反感人多带给我的约束,没有单独一人畅快思想的空气。刘小枫笔下的卡夫卡令我中枪无数,这也许就是相似人的相似情结吧!卡夫卡经历一场自我审判重返了自己的天堂,而克服我的人性弱点,实现另一种意义的自我拯救,我想今后少不了刘小枫的陪伴了。
刘小枫也是个思想界的刑事侦探,正如他评价基斯洛夫斯基:“他用感觉思想、或者说用身体思想,而不是用理论或学说思想……对时代生活带着艰苦思索的感受力,像一线恻隐的阳光,穿透潮湿迷蒙的迷雾,极富感性的语言有只属于他自己的紫色的在体裂伤。”我想用来感受他自己这句话也是恰当的。但他不属于高高在上的紫色调,而是像在血管中汩汩流淌的那一抹绯红——温情的澎湃。
刘小枫让我感动,究其缘由,也许是无意中对晓梅姐说的:“我认为他是一个有情人吧。”

35

主题

0

好友

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13-12-6 18:30:58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是刘粉,《拯救与逍遥》《沉重的肉身》《这一代的怕与爱》《诗化哲学》《诗化小说。诺瓦利斯》《六经注与韩证》我都看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14-1-5 21:33:42 |显示全部楼层
如何 发表于 2013-12-6 18:30
我也是刘粉,《拯救与逍遥》《沉重的肉身》《这一代的怕与爱》《诗化哲学》《诗化小说。诺瓦利斯》《六经注 ...

晓梅姐一直鼓励我,让我去考刘的研究生,唉,恐怕会令她失望了。
自己的兴趣点转移了。。。
始终做个守夜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黑蓝

手机版|Archiver|黑蓝文学 ( 京ICP备15051415号-1  

GMT+8, 2022-8-20 02:20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