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黑蓝 登录
黑蓝论坛 返回首页

_曛_的个人空间 http://www.heilan.com/forum/?3948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节弎 爱尔兰是

已有 380 次阅读2010-9-9 20:41 |个人分类:黑虚吞噬体.|

爱尔兰是块漂在大西洋上的野草皮,

都柏林是其上一坨被泡黏了的马粪;

那年它的仲夏比我老家的秋尾巴还凉飕,晴天的时间累加起来也就十多天;

那阵子倒是阴着,不过近两周没见下雨了,反常;

反常

于是马粪开始干硬,于是我们这些寄生虫开始不安——不过那软绵无力又强横骇人反复无常且啰里啰嗦的雨终归还是度假回来了。

从化蓉的那年夏天——拢共晴了也过十几天——开始,我感觉自己打骨子里稀罕的还是阴雨天:

云聚平静,我也平静

雨落欢快,我也欢快

就这么简单;

在白昼的玻璃后是更慌乱更盲目的人流,

在黑夜的屋檐下是更饱满更幽深的寂静,

那感觉比起牵着她们中任何一人的手走在明晃晃到慵懒昏沉的艳阳下好太多——

素质教育和商业文化把我们搞得很没素质也的确很商业,关键是不知悔过;

‘你要那么些钱干什么,为了像个美国杂种那样的活着?为了丧心病狂地占有与消耗,然后各种美其名曰?’,但,不能这么说,而是微微一笑。

公主殿下,您是死是活,或爱或恨,与我何干?反正都是些毫无意义的破事儿。‘我是真心希望你们别生孩子,因为这世上没意义的杂种已 经太多了。何苦繁衍自己的罪恶,死后下地狱,还得在更深一层的地方受更多苦——来,让我来掐死他吧。’但,不能这么说,而是微微一笑,‘恭喜’。掐死了一 个,就不得不再掐死其他好几个,很麻烦。‘殿下,您长啥样儿草民都他妈的忘了,费了半天劲才整出个轮廓来。’她怎么会向一个自己几乎没见过的人报喜?再说 你们只是『打算』结婚,

拨错号了吧。

总之是一张张写满欲望的脸,一束束充斥空虚的光,故作出的清纯与妩媚与深沉与智慧;

她们存在,于是无聊更无聊,空虚更空虚。他们也存在,半斤八两。

‘打发时间的话,坐在阳台上发呆也许需更有价值——去她妈的吧!’

‘怎么了,宝贝儿?’

‘去你妈的!’但,不能这么说,而是微微一笑,‘没事儿。’

先挂着她吧,我想,没什么将来可言,只是多一段故事,丰富一下记忆的硬盘罢了,近距离接触后一开始的那点儿喜欢也没了,被同情吞噬殆尽,只是在观察一具烂俗的活样本——我从未对她们亲口提过这词儿,但它不时‘我’与‘我’之间闪现,闪现 ,闪现

她们会说‘我爱你’,假惺惺或底气不足,呵,还带着哀怨的腔调,不知是哪本纯美刊物上学来的——

对不起,我级不够,还没开那项技能——你可以也应该为裸猿付出一切,但何苦去爱它们呢。

‘在你心里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问我。

一个上不了台面的人。但,不能这么说,你得微微一笑,‘可爱的人。’

‘在你心中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啊,也就是一活人吧。’

那天也阴着来着,人们竟会为头上的云层郁闷。

‘我么?晴天心情好,阴天心情更好。’

‘是吗?’

她们不会明白,这对头上灰色云层的感情;

哪段儿啊 Through Her Silver Body的钢琴前奏啊遥远空旷幽怨关键是很有故事性它第一节没结束我这就闪出了好多情节与画面 哦-。-没听出来耶只感觉那主唱好怪兽啊

她们不会明白,这对『纯净的灵感』的感情——我看到在那短短四十几秒中有一段理想化了的关于爱与死的故事——

高旷宽阔的舞厅,只为钢琴洒落的光与影,铺地毯的长阶,打旋的枯叶,崭新的墓碑,还有风和雨——用伊丽莎白时代的字句写一段伊丽莎白时代的故事,那准备时间是要以年计算的,因为那时间逝去了,要一点一滴打捞回来——

我们不得不佩服那些既有计划又有行动的家伙。

如 果‘吞日’只发了The Morning Never Came一张的话,他们在圈中的地位也不会受太大影响,刺眼的秋阳式的旋律都集中在这张了,这是他的一面,很强的一面,感觉他从来都不是一支伟大的乐队, 但足够杰出,你就是忘不了它,明晃晃的忧郁和海天之间风云疾行的气势,明晃晃啊,明晃晃...

蹊跷的是当时他们的作品中只有那一首的歌词是死活查不到的,发行多年后才贴出来,当初跑到myspace亲自问他们要词,哥几个只是笑而不语

You'll awake life
Through perceptive light
In the face of your offense
Bearing scarlet bark
The second moon is
Dropping her silver tears
The gaze, the sway, you'll pay
Through the summer, lost in pain

Through her silvery body
Grazing scars
Her skin enchants me
Towards the doom of spring
So I find her
In milk white light
In this silver frosted night
I place you in coffin moonlight

I'm haunted by your touch
My soul passing you
You'll save my fear from this shame
I know I ought to take your flame

My touch will freeze your love
Enthroned on your skin
I offered to cross the water
My blood curls, taken from light

My heart bleeds for
Her restless sleep
I should fake a yawn
Before I go away
And when she lies silent
Her beauty lights the room
But now no other man
Will taste her loins of doom

I'm haunted by your touch
My soul passing you
You'll save my fear from this shame
I know I ought to take your flame

My thoughts will freeze your love
Enthroned on your skin
I offered to cross the water
My blood curls

对着词听了好多好多遍,就那么背了下来,简明利落到无需翻译,和我原先预想的出入不大,带着股『现代气息』,这支乐队在商业上怎么可能不成功?但你永远不能指望在他们的作品出现古希腊式的悲歌长叹,但他们透出的是纯净的悲与伤,大家听得出来;

在一部越来越黑的小说中,黑到一定程度后猛然跳出一节不乏古风的刺眼的插曲,这就是我要努力要做的——我在想,地母——仅有的几个合格读者[起码他们具备在内心独白中归纳线索的能力,这应该就是最基本的了吧;多数人阅读不过是用无聊打发无聊,用热闹增添热闹,用刺激强化刺激(或者压根儿就不阅他妈的读),但总有那么一小撮儿,舍土庙而入殿堂,或者说奔向文字的炼狱,把阅读还原为严肃而艰苦的创造性脑力劳动,其实除了《Finnegans Wake》外,《尤利西斯》、《万有引力之虹》、《押沙龙,押沙龙!》与《海浪》,不论译本还是原文,我们虽不能在深层游走,但至少能大体看清他们的脉络,这就足够足够了,因为至今还没有一人能完全跳出这座五指山(FW是那根竖起的中指),因为看清了那些脉络便完全可以在『这部』小说的深层游走了——]更常用‘黑虚体’来称呼祂,可能是这样比较装逼比较傻吧——祂终归还是生于‘有’的,一股彻底盲目而不可预知的力量,祂的来历目前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还是在蹭老崔的小炒肉时理出来的, 一个人在那边想边笑,他见了直喊我‘精神病儿!’原来那就是情节的台风眼。——不过那软绵无力又强硬骇人反复无常且啰里啰嗦的雨终归还是度假回来了。都 柏林的雨神是位狠欠扁的小丫头,她不知去哪溜达了半拉月,那天下午又猥琐地回来了,下车后离家还有三十分钟要走,第一个五分钟天青云白,忽然!毫无预兆地 就稀里哗啦一通乱砸,佐以东南西北混合式妖风阵阵,于是雨点从各种匪夷所思的方向亲近着你,撑不撑伞基本没什么区别,再说也撑不住,忽然!风止雨歇,天又 露出蓝色的皮肤,但那股蓝透出种压迫感,于是,忽然!雨又是一顿乱砸,颗粒永远细小,总是淋不透,总是湿黏,总是不爽,总是猥琐,忽然!......短短 半小时又有好多人被施以三场雨的洗礼,那小贱货在上头一定乐坏了。

Samantha 如常在搓着psp,如常像个植物人似的瘫在沙发上,‘溟仔回来了,爬梯咋样啊?’,我没那么说,而是微微一笑,‘还行,就那样儿呗。’,我半道儿从那乱糟 糟傻乎乎的生日舞会上溜了出来,去取那份手稿了,就像从垃圾桶里取一摞旧报纸,掐电,然后稀里糊涂放倒一坨稻草人式的保安,我去划那叶什么什么的特种玻 璃,突然一阵不耐烦,把它们收进档案膜时我想‘你们为啥不直接一个包裹寄给我呢?!搞得大家两头麻烦。’,两天后这事儿见报了,除了保安的鞋印什么的什么 有价值的发现也没有,呵,展览馆地角那么冷僻,像座沙漠里的加油站,而且就这点儿散烂的戒备,我不来拿自会有其他识货的来拿的,只要拿的不留痕迹就ok,犯罪的确是高深的艺术,如果你缺乏天赋的话。‘炒点儿小油菜,bitch?’,当时我心情很灿烂,那 份手稿就绑在我后背,‘恩。’,她可是位纯正的公主,爹是河北哪哪的建委的头子,没记住,管他呢,‘我把这几页纸脱手的话就比你爹有钱了吧?’,呵,不能 这么说,得微微一笑;公主不会做饭,我和那位王子轮流伺候她老人家,如果不合她的口味,她什么也不说,只是放下筷子/刀子/叉子/勺子/,离开,对着电 脑,捧着掌机;她长得没什么特点,不过也没什么遗憾,总之挺好看的,王子可是真心喜欢萨曼莎公主,哦,那当然不是爱,他爱的是那位父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加入黑蓝

手机版|Archiver|黑蓝文学 ( 京ICP备15051415号-1  

GMT+8, 2022-6-27 18:47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