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newsperiodicalnovelsprizepublishdatabankanthologyvisualforum

   


作为本体存在的小说



1、人所认识到的全部存在,只能在意识中作为对象呈现;独立于意识之外的存在对人毫无意义。因此,小说的现实性实际上只针对现实在意识中的投影。

2、现实本来流动不居,但它在现实主义的假想中被固定,变得像镜子中的反射那么简单。而现实投影更多地把有色眼镜当作自身的隐喻,目光的角度和主观性决定了现实投影的形式化。

3小说必须把研究形式作为意识对象化关联外部世界的首要手段。以何种方式即以何种形式与世界发生联系,应该是不同作家风格区别的根本所在。

4真实,其实只是形式与现实投影的和谐统一。传统现实主义作为形式之一曾经是真实的,但在今天则是虚伪的。因为随着现实的变化,对现实的认识也必然发生改变,这要求小说家必须不断寻求新的形式来适应这一变化。真实只面对发现敞开。

5所以,必须反对建立在常识经验上的现实主义小说,在今天,尤其应该反对以反映个人经验为目的的私人写作。无所不在的“我”在“她/他们”的小说中只保证了个人经验的真实,在发现的意义上无疑是任性而狭隘的。

6同时,从意识的主观性上讲,小说只与绝对的“我”有关,这一绝对表现为:意识并不反映现实,意识只创造现实。在此意义上,超越现实经验的虚构和想象成为必要。真实不仅体现为和谐的形式,还体现为绝对的主观性。

7而这一主观性为小说走向彻底的形式主义提供了保证。这里所说的形式主义,仅仅意味着通过对材料的综合处理,使形式与材料达成和谐,而不是那种普遍认为的、把形式从材料上剥离开来。形式能够而且应该成为小说的惟一本体。

8强调本体,就是让小说回到它自身,成为它自身。只有这样,小说才可能从讲故事变为讲故事的艺术。就像绘画就是色彩和线条一样,小说首先应该关心叙述和语言。

9小说反对题材和主题意义上的时代性。小说反对文革小说、知青小说、改革小说等等落于“小说的历史”之外的历史小说。小说反对以“提供生活方式”为目的的私人小说,“酷”、“愤青”、“肉体”、“反社会”等等以刺激读者为目的的小说只在树立作者个人形象上具有意义。

10小说反对道德,小说反对反道德的道德。

11小说只在构成的意义上考虑题材和主题。只有当小说仅仅把它们当作材料来运用时,小说才拥有赤裸的身体。

12、一个好看的故事仅仅是小说的一件华丽的外衣。

13对“小说应该好看、舒服”的叙述要求难道不应该质疑吗?小说不是为了讨好读者而存在,这种习焉不察的强制态度下隐藏着深刻的危险。“好读”的、“可解释性”的小说是面对文化和小说惯例妥协的文本,往往借助提炼语义、复述的手段让意义始终保持充盈、在场,它以丧失小说本体为代价而获得语义和快感。

14所以,小说不追求快乐,小说只追求极端的快乐。给读者制造重重阻碍的小说,以破坏文化霸权、写作惯性、读者的趣味为己任,最终让读者抵达本体层面上的纯粹爱欲。

15一个真正的小说家必须具备严肃而深刻的批评意识,这要求小说家必须调动全部的注意力去同语词搏斗,大量的阅读、有怀疑精神的思考、必要的知识储备是他写作的前提。这本应该是人人皆知的常识,却因为当下一种流行的观念而有重提的必要,这种观念就是:在反抗文化霸权的路途中,只通过本能、身体、天才、“生而知之”就可辨清全部方向。

16、当小说抛弃了上述这些身外之物,还可以继续推进到取消意义,甚至小说的认识功能,这是“本体”的题中之意。一切的努力只是为了小说仅仅被它自身的光芒照亮,这不仅仅是一种理论设想,这是一种正在实践中的可能。

 

 

 

   
 
links
about us
 
 
 
 
   
将  黑蓝  设为首页
沪ICP备130200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