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黑蓝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黑蓝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06|回复: 0

[创] 一些诗歌(新人)

[复制链接]

1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12-30 22:17:02 |显示全部楼层
一 无题

我在重压的脚印中
凝视影子虚薄的边缘
如果我只是活在深刻的笑容中
弧线与梦的起因里
弗洛伊德握住我母亲的手  交织成竹藤
青色地
穿过一道门


空间
始终没有打开的门
空间
那两双手 被拧成一百米细长的愿望
消失
在另一条路上相遇


二 回忆

总之 回忆出错
会使你笑容的左边显得模糊
在立意的前面
大脑有温柔的档案
你不愿只做一个平庸的后代


有人朝着地图的边角指去
寻找  再寻找
可以逃脱的城堡
和童年的轮廓

三  无题

我们已经走入自身的奇异状况
一点儿力气也没有
停泊在古老的旅店
双手持着遥远的西灯


冬天的前额
吹拂着  吹拂着
包围整个山峦的回声
荡过我体肤的外圈
吹起沙
像一只青白色的大鸟
飞入幽谷绿的时空




四 高度

我曾经热爱的树林
无不向上伸长
那是幻想的雏形
有线形的触须

做成坚固的城墙
但愿我们永看不见丑陋的美丽
攀爬向
伸入无法揣测的云端里


我笑我们前年的稚嫩
而今   抽着烟
散漫地游逛
细长的四肢
优先的总是姿态
穿起什么样的夹克
才有真正的肩膀


不能向往的未来
如何才能
成为一棵树
一条河
一座山
一朵花
一片海
一只鹿

。。。
那全是世间最炫目光荣的梦想
清晨的一曦晨光
照过每个身躯
上第一条肋骨
梦与醒间插入的裂痕


五 无题

如果 死亡 值得坚持的话
那么 应该也是庆幸的
如果 人有某种坚持的话
世界一定会把他她遗忘
看海
海已成遥远的图像
远处 某座山
的确 遥不可及


看  脚趾下的地面
地面 从没有表情和方向
有人懂得遗忘的痛苦
有人  永远不会懂
记忆里   只有伤感的节奏留下来
某天某夜某时某刻    泛起点滴的雨
虽然有剩下的  却终究要倒掉

如果   世界上存在着全部的坚持
那么全世界就有着全世界的痛楚
永远的被遗忘   每个人都会刻意随意地做到



如果    吸烟   不值得提倡的话
我也坚持   没有特别的原因
只想尝尝   坚持的味道    是不是就果真如此苦涩
想象一个画面  就会有一片海
如果我可以把它拥有
那   我也可以拥有那深处的地平线
难道  遗忘的人也已把我遗忘了吗
摊手的时间
真正明了
与死    与生    与你

六   交换


我要写出  愤怒的天神吗
靠笔
靠我们的思想
还是直觉   还是真理
哦     别说笑了
什么都是写不出来的
你听过神笔马良的故事吗

那只是一个神话    而已
对了
我可以帮你写封信
寄给死去的人
和未死的我们

两封信   靠我的笔
告诉他们  和我们
  有一天  我们会交换位置
带着自己最心爱的某件宝贝
开始
重新的一天


七 十一时
蹄子还继续在广袤的平台前奔跑
瘦小的铁叉,叉住松面包
渣滓就落在锈蓝色上衣的边角口袋里
十一刻的光
刚巧路过房间
笛声从高楼响起
朝着西街的门窗    微微抖了一下
玩笑刚过
女人涂抹着粉色的唇,抿紧时时飘过来的那根头发


八  幽会
黑色瘫痪
重重摔在刚建起来的阁楼边上
昨夜   忽有一声惊叫
从第六格台阶至下   银剪子撕破大红纸的声音
滚落了两层楼

我提着一壶半开的水   走到靠近书本的那页纸
纸里染出朵黄斑  盖着一对错字
还来不及消退   六月背后升起影子般细长的两只蝙蝠
把亲吻的喙伸入了壶的咽喉


九  雨天
脚  湿漉漉
半边的雨伞挡住了眼睛的垂幕
天色催白了树干   麟状的皮被撕下
靠墙的誓言   被折了三折
堵住了那个洞



力量的愉悦

我只剩下金钱的骄傲
光鲜的主导物  帻亮帻亮的美貌
我试着召唤你的魂
以这些坚强的士兵组成的方阵
记忆里 你无暇顾及年迈的父亲
你的玉般雕琢的肤色上
敏感的双唇   鼓励着我

你奔向了我
在欲望的海滩边
我埋葬了力量的金色
以及你——可爱的你
除了何人
能拯救你美丽渴望的脸庞


十一
暗夜

不要担心  暗夜的离开
这昏沉的大脑里 挤不出诗的权利
作为夜的号角
诗人应该庆幸 暗夜的梦里从未有蔷薇的样子
只剩下掠夺的刀刃和尖酸的体虚
尽管如此
谁都未曾见过大地的浮动
诗人懊恼的头颅  有脐带的肚子——
这一刻,胜利并不属于你们
有真理的光芒从未开启


十二
裂缝

山岩之中的石
撞开的石
——一个雅名“偶”
这光秃的千年里
吞噬着“哑”
——哑巴的偶
身上没有母亲缝制的布衣
这偶被丢进深渊的潮水里
在满是瓷器的东方
奔涌着推却青瓷的蹩脚
撞翻了浮世的琼浆
这哑巴偶  皮开肉绽的立在了天门之中
镶嵌在夜幕的山间
黑漆漆的一条缝
要从这里裂开来


十三
歌者  瘾君子之歌

我曾相信你是最初的反社会分子
又是最终的瘾君子
你撕扯着自己资本主义狂飙的皮囊
挤在同胞冰凉的腹肚中
狂笑不已
你痛恨自己的国家
又飘飘欲仙的升腾 你们国家良好的待遇
使你们迷茫地如同每一位病者
你们无可救药

在我注意你们时
五座瘦骨嶙峋的希腊山  吞吐着令人战栗的迷幻音
瞧见每一位肉体香醇呻吟者的绯红的高潮间
不停运作着 运作着
绝对的兴奋不已
如一群真正反平庸的低贱物

我爱你们 如果罪早已成为力量
你们温柔地涣散掉  就是我最后的精致

离不开你们 如同自己身上丑陋的玩物
被另一个真理凿开

我的听觉是年纪的象征
它传达美妙至死的变幻
毒品浇灌着一个个美丽的牺牲品

一个婴儿
我一生下来就尝试着粉的晕厥
这些使我充满力量
充裕至今
告诉我
生活是为了什么




十四

风度

许多年前的旧日  吵闹的街市上有人在东张西望
一把胡子的老人散步走过   人们不惊讶——巴黎的倦怠
而惊讶——这灰色的天空倒流在画布的面孔上玫瑰的色彩
“天空怎么会是红色?”
巴黎的夜是朝向马路的尽头——人们都在问如此蠢的问题:
而什么需要丰富的勇气和自信

许多年后的某日
如果画家死在百万富翁为蓝色铺设成的漫长地毯上
那也只是种  风度
没有奇迹在心灵之处开花过
就像那样:金钱挪动乾坤  
手指指挥着眼睛 像照相机那样拍摄红   绿  黄 蓝色的天空
——如此如此。。。。。。
——这些需要真实的觉悟和孤独的派头





十五
等待

在什么地点   有人正在等待一些什么
在什么温度   热带鱼将会悄然死去
在什么房间里  男主人公应该不说话
在什么森林里   有一种奇异的大鸟  会带离所有的动物
飞去诺亚温柔的故乡

况且 这些秘密永远是秘密
对着石头是否真能说话
因为这些 我的心常常会痛 我的心常常会痛
然后什么都没人告诉我
我的男主人公站在房间的另一扇门边   发出冷冰冰的声响
你早该如此  早该如此地 消失在我写出的作品里
最麻烦的女主人公是个不必存在的影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黑蓝

手机版|Archiver|黑蓝文学 ( 京ICP备15051415号-1  

GMT+8, 2022-5-19 16:15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