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黑蓝 登录
黑蓝论坛 返回首页

nastand的个人空间 http://www.heilan.com/FORUM/?5063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蒂落

已有 60 次阅读2023-6-5 15:34

蒂落

        我在梦中醒来,梦境如此清晰。
        我在20世纪80年代的府山广场,被我的射击教练严格训练。在我梦境落脚的地方,他要我向后转,正步走120步,向右转。教练要我向前看,寻找靶位。我高度近视,适应了半天,才发现离我100米远的地方有个比钥匙环大不了多少的黑红相间的靶子。靶子的方向在广场的西北角,通向县医院的大铁门敞开着,因为寥落的几个无所事事的人进出,似乎在浪费着它的朴实的不设防。我眯着眼睛,靶心越来越清晰,我甚至能看到靶环之间的黑体阿拉伯数字。我的师弟到来,带来了手枪和用于卧倒射击的掩体,掩体是一辆安装着四个轴轮的小型卸货移动车,上面铺着厚厚的两层跳高海绵垫还有更软的枕头。我趴在上面,从刚开始被教练戏弄愤恨不已的境况,到找不到靶位一片菜鸟的茫然无措,到渐入专业的状态,现在我扣动扳机,枪枪命中靶心,弹痕点只有一个。
      我来到通往西郊区的道路上,用手枪狙击着敌人,那些敌人是一些战士和悍匪杂交而出的亡命之徒。他们很多都死于我的枪下。本以为我是在孤军奋战。在我前方20米远的左侧巷道或店铺中突然冲出一个国际盟友,他的气质好像是铁托派遣来的斯拉夫人狙击手,身高190,也许真是因为太高,他突然像是中弹倒下了,他的身体在一地凌乱的筐箩间几乎一动不动,但枪口一直对着敌人。敌人在更快地消失掉他们的肉体。
        我四处寻找着家人,和,一个叫着故乡的地方。在寻找的过程中,我无比的孤独,肢体在不断的老去,心境有时候像个孤儿,孩子气特重,像一个悠久的老池塘,时不时冒出各种各样的气泡。我朝着更低洼处走去。这里似乎低于地平面2、30米。里面都是六、七十年代建筑的砖墙平房。我不止一次梦见过这样的场景,像迷宫一样的格局。果然,我迷路了,在盘根错节四通八达毫无规划规律的巷道小土路中失去了方位。人们都失踪了,好像都去开会搞运动去了。很少看到有人出现,半天半偶尔一个身影闪过,就像是幽灵,散发出特别亲切熟悉的味道。我被一只小狗钉上了,他追着我咬。也许我的脚臭让它受到了极大的威胁吧,没办法,它就像套在脚丫上的溜溜球一样,被我不断的踢出去又执拗地弹回来。就在那次街道狙击战中,我和我的国际盟友误伤了一个开着三轮车送菜的平民,还有一个也是误闯入战斗区域,被吓得慌张导致交通事故的一个平民。这两个平民都是三十多岁的壮汉,看着我,想要我赔偿。但我没钱,我身无分文。我想,我除了纯粹的枪法准以外,他们两个一起上的话我必败无疑。估计他俩也忌惮我的枪法,就这样看着我离开。我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个死角,一处陡峭土坡上驳出一片大片石垒砌的80度墙体,上面淋满了血淋淋的已经快要枯干的臭不可闻的内脏器官。我呕吐着转身,继续寻找着亲人和家乡。
        一开始我是记路的,甚至沿途做着标记,在脑中画着地图。后来,我发觉这一切全都是徒劳。最后画着画着,那些曲里拐弯的线条,缠绕着我让我寸步难行。最后,我放弃了,我得到一种释然的轻松感。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我在盲目的流浪中,碰到了琼姐,她是我小时候的玩伴。琼姐惊喜的朝着房子里喊,艳芳,艳芳,你看谁来了!艳芳走出来,还是那么干干净净的白,白的耀眼,白的热烈,就像是在死寂的角落里不管不顾的热烈,让人想起来就有一种想哭的悲怆。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加入黑蓝

手机版|Archiver|黑蓝文学 ( 京ICP备15051415号-1  

GMT+8, 2024-7-14 03:10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