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黑蓝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黑蓝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shep

“客厅墙上的猎枪可能只是装饰”——关于小说故事性的看法

  [复制链接]

6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12-7-4 21:08:30 |显示全部楼层
安靥祭司 发表于 2012-7-4 17:01
所以以形式主义作为基础叙述根基才会创造出更多可能
两者很多人以为故事更重要 其实这个问题雷同先有鸡还是 ...

别人装逼你也开始跟着装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

主题

30

好友

3003

积分

业余侠客

说故事的

Rank: 4

发表于 2012-8-28 09:19:1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胡安焉 于 2012-8-28 18:33 编辑

我倒觉得“故事”或“故事性”和“完整”没有必然的联系。我记得鳜膛弃也谈过这问题,他认为今天的叙事小说多由“事件”组成,而不是“故事”,他也认为“故事”应该是完整的。在我看来这其实只是为了在交流中表述得更清楚而已,“事件”本身不就是“故事”的一种吗?“故事”就是“过去的事”,它未必是完整或包含意义的;我们在讨论一部小说或电影时说它“故事性很强”确实常常是指它结构完整、叙述流畅,但严格来说只要一部作品是以叙事为主要形式的,它就具备了“故事性”,而无论它的“故事”是不是线性发展、有头有尾和完整。我发现美国当代很多小说家提到自己的作品时是称“story”,而不是“novel”或“fiction”,可能这是出于口语习惯,但“story”最常用的含义就是“故事”,而他们确实也是写叙事小说的。“故事”这个词在中文里的含义一直在变化,就像“奇葩”这词原本是褒义的,现在在日常语境里已基本沦为贬义,“故事”现在也差不多变成特指《故事会》上面的那种文体了(我不认同这种改变)。
这回我死也不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

主题

30

好友

3003

积分

业余侠客

说故事的

Rank: 4

发表于 2012-8-28 11:02:5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胡安焉 于 2012-8-28 15:29 编辑

说点和正文无关的:我觉得“故事”不应是一种文体,不能给它划定体例样式,它只是小说形式之一;它的特征是以叙事为主要手段和形式,但并不排斥其它手段和形式;它的形式空间是无限大的,是发展着的而不是僵化的;它的形式发展(革新)之于小说形式的发展,就像二人三足跑之于单人跑,本质是一样的,但它为自己设定了局限,它跑得慢,但也更有趣;它几乎只用叙事手段去表现“故事的”和“非故事的”的内容,对于“非故事的”的内容,它主要通过“故事”折射完成;像“印象”、“寓意”、“感悟”、“沉思”等等这些,是在读者阅读时才完成的,作者完全可以“单纯”依靠叙事手段 ,写一个好故事并提供让读者见微察巨的空间和可能性,当然叙事形式也要不断随内容的发展而发展;我觉得像马尔克斯、卡尔维诺这些我们一般归为现代派的作家,其实同时也是“故事大师”,两者并不互斥。
这回我死也不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0

主题

13

好友

3642

积分

业余侠客

Takicardie

Rank: 4

发表于 2012-8-30 22:04:30 |显示全部楼层
没说清楚,故事是小说中的一个元素。厘清故事与小说,是可以写专著的
生活、吃饭、睡觉乃至呼吸我都时刻牢记这是为了能更好的创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53

主题

2

好友

834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2-10-12 01:08:47 |显示全部楼层
说的都很精彩学习了
不过我认为作为艺术品它的美源于自然
不论是否消解故事性,猎枪放置却未发射是否累赘,只要在欣赏者这方能够看到统一自然的美则无妨。
真想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变成一只野兽把太阳吃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79

主题

35

好友

1万

积分

略有小成

你的假想敌

Rank: 7Rank: 7Rank: 7

Heilan Administrator's 不吐槽会死患者 恋爱渣滓 Heilan Super Team

发表于 2013-2-28 14:34:21 |显示全部楼层
到今天,我还是没敢开始参与这个帖子的阅读包括讨论,但数次都想看的。
我这是怎么了?
我三岁的时候,很忧郁
喜欢,在河边丢小石头

http://heitiancai.blog.163.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4

主题

9

好友

6089

积分

职业侠客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3-3-1 09:23:23 |显示全部楼层
我赞同这句话:“实际上,我从不把小说技术上的问题看的那么单纯。因为小说技巧本身就涉及到一种认识论;一种观感;对待事物的思维方式。它可没有那么单纯而且也不仅仅是技巧的问题。”

《第一作品》也好,《哈扎尔词典》也好,都并不仅只有技术上的“形式”。
八卦党话多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79

主题

35

好友

1万

积分

略有小成

你的假想敌

Rank: 7Rank: 7Rank: 7

Heilan Administrator's 不吐槽会死患者 恋爱渣滓 Heilan Super Team

发表于 2013-3-26 11:50:59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强找了一把小卖店(语出《四平青年》),抓住一点今天的阅读状态的尾巴强行点开这篇帖子。
先说下对这篇文章的看法吧,我觉得有必要说出读一篇文章的心得,而不单单只是就这篇文章进行讨论,尤其是对一篇好的文章而言,至少要赞美下吧。这篇文章非常值得一看啊,尽管不是长篇大论的对几个作者及写作的意识形态的梳理,但都非常准确,而且有效。
甚至这一句,“从这个意义上说,作家是需要能够敏锐地抓住埋藏在时代变化中的那些个根本因素的能力的。”
很能让我想到点儿什么,但却还不清楚。大概是关于责任的东西吧,这个责任是自我的,不是社会的。
感觉没写完,感觉像是要讨论的感觉,我认为事实上可以再多写写的。不过这样写得长只会便宜别人,对自己确实无益。文章里的这些定语很给人力量,这种自信我觉得整个黑蓝都很需要的,这是我发现黑蓝目前很少这种定语式(不是从语法中讲,而是对于某件事或某个东西的陈述的自信形成的定语句,它的肯定和作者的自信以及文章的确定性比较一致)的句子。这让我感觉黑蓝的人有点儿太谦虚了,大家在谦让着,似乎不太愿意把自己的经验(自己认定的)分享出来。这个我觉得要改。

以上是一点读完后的想法,主要还是想说,大家都应该看看。虽然实在应该写长一点让大家占个便宜。


对于猎枪的装饰性,我觉得由于不能通透这个问题,所以也一直处于蝙蝠状态,是通过需要去解决这个问题。
我想提出讨论的问题是,墙上猎枪的模样是否每一把都如此。我们(后来人)是不是可以尽可能的采取不同的叙述方式和风格。尽管这样说起来,似乎是有与这些人交流过甚的嫌疑,如博尔赫斯的部分好汉小说,如粘蝇纸,包括郁达夫鲁迅孙甘露马尔克斯福克纳、海明威托斯陀耶夫斯基塞林格法国新小说乃至一些电影的元素,都是可以从中得到一些东西的。这些,从我自己,也从论坛许多人那里看到过。
不是说一个人的每篇小说都需要有这么强烈的他人的影子,但早期写作肯定难以避免。这个时候的个人写作,因为兴趣,常常导致墙上的猎枪是否挂的是卡夫卡牌,时而萝卜格里葉牌。而过了这个阶段,可以看到的是某部分人,选择了创造风格,形成自己的风格。这种风格,也分成许多不同类型,简单划分的话,可以有风格明显和不明显的吧,妈的这划分……一部分作者(其实不能说“一部分”,即便风格如此,但这个区分不能划为真正的流派),他们的风格相当明显,当我们去读的时候,首先无需去思考语言格调这类问题,因为它们在作者那里是高度一致的。当然,这里面作者肯定是会有些许调整,但这种风格烙印还是非常显著的。
而另外的作者,同样形成自己的风格,不过在其中的调整却非常大,在语言和格调以及叙述方式上会产生较之前一种有较大较多的变化,至少这一部分变成了需要投入更多思考因为一篇新的小说而产生的新的课题。
我没有阐述说这两种区分的高下的意思,我相信的是最终的殊途同归。因为一个人不可能是他人的说法是一定的。对于前者,读者的质疑中往往有“突破”这个问题存在,我也知道前部分作者中有人正这样做着。包括几个我喜欢的诗人,翻翻诗集也能看到它的突破。后者的突破则出现在每一篇小说中,那么常常置换挂在墙上的猎枪和偶尔换一换,虽有“都一样啦,因人而异啦”的腔调,但仍然还是存在一个问题的,因为这里面有一个学习的过程和时间,对于后一种这种方式多久是个头儿呢?或者说,没有尽头?我这几年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即,我认为马尔克斯只做马尔克斯是简单的。如同方力钧只画那些东西是简单的,相对来说。只要给我时间,我都可以做,最后做出来有没有那么好,就是另一回事了。拿我自己做比方,让我一直写《绝句》这样的东西,我认为是简单的,一直写《再见观众》这样的东西,也是简单的。那么另一个问题,即便如此,我拿自己做比方能说出三到五种甚至更多的方式,这也是可以穷尽的,那什么时候是尽头呢?或者说,什么是尽头呢?保安的三问真的很犀利。有朋友近期说,这些都是弘扬,都是黑天才,你能不能放掉这些东西写。这个课题几年前就想过,只是暂时懒得碰。我这么自信,我觉得作为要放掉自己的东西去写来说,很是个问题。而,最后一个问题,我摘掉我自己的猎枪挂把新的,我要一直开下去吗?那么只不过是三五把枪里又多了一把吧。
妈的,把这把猎枪的意思弄歪了好像。
大概就这么多吧。

点评

shep  嗯  发表于 2013-3-27 16:18
猪皮  学习一下。  发表于 2013-3-26 12:53
我三岁的时候,很忧郁
喜欢,在河边丢小石头

http://heitiancai.blog.163.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13-7-25 20:49:13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过于迷恋宏大,社会,时代,这些君临天下式的臣民身心注意,算不算也是局限,水浒抓住了,好,红楼没抓住,另一面就不好吗。看标题想起一句歌词,“真理,在荒谬被证实以前 ,都只是暗室里的装饰”,开个玩笑
http://blog.sina.com.cn/suyanchuo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黑蓝

手机版|Archiver|黑蓝文学 ( 京ICP备15051415号-1  

GMT+8, 2022-8-17 07:16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