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黑蓝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黑蓝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711|回复: 2

[创] 追寻先生的足迹——长江(一)

[复制链接]

50

主题

0

好友

13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13-12-14 21:04:0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armou 于 2013-12-14 21:09 编辑

我走在北京的街头,身后、前面都是雾霭,不知道往何处去,似乎对哪里都不感兴趣,景点?胡同?山野?我都在心里摇摇头,何不随便找个地方歇下来,什么也不干,什么也不想,哪儿也不去,让自己就像背上背的包裹,往长凳上一撂,随它去。
坐在我身边的一群中老年人,说着他们各自的生活,我没有仔细听,我像一个透明的人,只有我感到自己的存在。我在哪里?我在这里,它是长江、重庆、秦岭、西安、三原、黄河、付村、壶口,它是任何地方,唯独不是北京。我开始意识到,我双脚的疲倦和内心的知足将那些地方串联了起来,以及我身后的整个南方。
我要回去了,穿过华北平原,跨过黄河,夜晚经过长江,最后回到秋天还没有来到的岭南。
我下了火车,迈着疲倦的步伐,抬头看一看这一程最后一站的标志,火车站上方的大字:统一祖国,振兴中华。然后头也不回地走进了来来往往的人潮。
我挤上了上班高峰期的地铁,他们就像我包里的东西一样拥挤,脸贴脸、背靠背。或许是我身上的一股怪味,加上那么大的包卡他们的位,导致他们用各种眼神看我。我回到宿舍,打开包裹,抖出这一趟唯一的纪念物:一堆脏衣服。它们沾上了来自各个地方的尘土,我把它们都洗掉,然后睡一觉,醒来,迷迷糊糊的,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打开随身携带的日记本,它不像以往那么丰富,没有写几个字。然后我只能在闲暇时候的晚上打开电脑,对着照片,一件一件回忆,仿佛重新经历一遍,那么,我的旅途才刚刚开始。


9月21 广州——宜昌

我一直把宜昌和发射卫星的西昌搞混淆,除了知道它是长江边的城市,我对它没有任何了解。它是我出发前几天,还没决定去哪里的时候,突然冒出来的想法,也许这是我和它的缘分,我们一拍即合,然后就买了去宜昌的火车票。我要把它当做我接触长江的起点。
我一早起床,先去机场送人,然后疯了一样赶回来收拾包裹,衣服、书本、相机、充电器、洗衣液,乱七八糟一堆全塞进包里,袜子内裤水果挤在一起,挺难为情的。然后掐着表,吃个便餐,大炮来为我送行,他陪我急匆匆地爬楼梯,跑上跑下,拦下出租车,直奔广州东站。不早不晚,刚好赶上2点多的火车。
我上车时,车上的乘客已经开始悠闲地嗑瓜子、聊天了。我睡上铺,包裹太重,主要来自里面的7本书和一堆衣服,每次出行带什么书都会让我纠结好久,要经过几次筛选才满意,这次也不例外。它们将在后面的旅途中逐一登场。我在想怎样把这一大包东西垂着提上上铺,这时,睡在中铺的中年妇女伸出手来帮我拖了上去。和我共一间房的旅客,有的回宜昌,有的经过宜昌,还有的去宜昌工作。他们都有各自的目的,我呢?有目的吗?没目的吗?我不知道。
很快,太阳落山了。泡面的气味渐渐浓了起来,统一和康师傅瓜分着整个车厢的市场。我带了酸菜牛肉面,在我看来,只有吃了路上的饭,旅途才算真的开始。我除了坐火车,平时几乎不碰方便面,那味道让我没有半点胃口,但只要一上火车,立刻就贱兮兮地吃了还想要。可能实在没什么东西吃吧。然后吃了睡,睡了吃,车厢里的人重复着这两件事,刚好过了中秋,又多了一样吃的主题:月饼。
熄了灯,我最后一个爬上床铺,睡在我下面的人已经打起了呼噜,配合着咣当咣当火车撞击铁轨的声音。
外面明月高悬,不用看都知道照着每一座山、每一条河、每一块田野,它们将在今晚与我们擦肩而过。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放松了任何警惕。偶尔被列车员报站的声音叫醒,要么衡阳,要么岳阳,要么不知道什么阳。再后来天就亮了。又开始泡面、吃月饼。我要等到下火车再吃。
过了松滋,天色大亮,我终于看到了湖北。以往都是在夜里经过这里。眼睁睁看着火车跨过了宽阔的长江,瞬间苏醒了过来。从眼前滑过的松树、枞树、收割过的稻田、烧秸秆的浓烟、吃草的黄牛、田里干活的农民。这一切倒背如流,不过还是百看不厌。
经过斟酌,我决定不在宜昌停留,直接往西,去重庆。在车上打听坐船去重庆的消息,正好有和我同路的,她是三峡移民,佛山三水是她现在的家乡,政府给他们一套安置房,几分地,进工厂打工,这样的生活已经过了好些年了。对于重来没有经历过搬迁的我来说,不能感受他们移民时的心情,确切地说是部分人的心情,因为各个年龄层、各种人的想法都不同。如今,当他们坐船经过已经淹没在水底的故乡时会是什么心情?也许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问题的答案也将逐渐改变。
火车比较守时,我踏上了宜昌。手机即将没电,匆忙照一张相,第一站的留念。然后搭上公车去市中心,找地方买充电器。差不多每个城市都有一个万达广场,宜昌也是,我在那下车,商铺开门的不多,没有我要的东西。找一家早餐店,给手机充电,也给自己充电。要一碗热干面,武汉的代表,和以往吃的略有不同,就将这不同叫做地道吧,不过他们的瓦罐汤可不地道。
然后再去电脑城,想必那边肯定有我要的货。果然。接着打车去长江客运中心,的士的驾驶室经过了明显的改造,打票机、喇叭、方向盘都搭了各种线,全部暴露在外面,想必是司机的DIY。长江客运中心人不多,所以两天才一班去重庆的客船。我正好赶上今天有船班,下午四点多从此处出发,先坐大巴去到码头,六点钟才开船。我还有几个小时,去溜达溜达。去菜市场看宜昌人吃什么菜,卖什么水果,诸如此类。我沿街走,顶着热烈的太阳。尝一尝号称中国披萨的土家族烧饼,麻辣味。最后备一些干粮,为接下来两天的水上生活做准备。
我略微百度了一下,宜昌,古称夷陵,或者峡州。发生在三国时期的著名的夷陵之战就在这里。意味着接下来我将逐一路过三国时期各种战役的战场。之后我便没有深究下去,只是走马观花地逛了一遍沿江而建的狭长的城区,没有总结出任何特征,于是我倒向了人们的偏见:湖北没有特点。无论怎样,我都即将离开,什么时候再来,会不会来?我没有想过。
幸好我提前到了客运中心,汽车提前了半个多小时就发了,不然我会被自己放鸽子。汽车七拐八弯开进了山区,一会钻进山洞,一会来到长江边。我困得不行,几乎睡到了码头:太平溪。挨着三峡大坝的腹地,大面积的军事禁区,竖立闲人免进的牌子。远远望去,三峡大坝并非那么震撼。1997年11月,三峡大坝截流成功,我看了那天的电视直播,当时觉得一点意思都没有,还不如我们去河里搭个坝,捉鱼有意思。依稀记得大卡车将一车车的砂土倒进江里,卷起滚滚尘土,最后一车砂土倒入江中,江泽民拿着大喇叭宣布长江截流圆满成功,然后传来鞭炮声。这就是我对三峡大坝全部的记忆。
候船室人很少,这样的情况在中国很少见。和我一起候船的还有一群大叔大妈,他们由几个导游带着,这种淡季,也只有他们才有时间出来旅游。他们提着鼓囊囊的旅行包,左一袋右一袋,总有装不完的行李,像是回乡过年。我在想,都装了什么好吃的呢?
船来了,我们下码头,背着行囊,走在锈迹斑斑的甲板上,我看着他们朴素的背影,加上船身那破败的样子,让我想起了电影《中华英雄》的镜头,华英雄和伙伴迫于生计,搭上去美国的船找活干。同时,坐船比任何交通工具都更加让人有漂泊的感觉,并且夹杂着特征明显的水腥味,一种生猛的江湖气息扑面而来。总之,接下来的生活统统要交给这艘船了。
太阳西下,氤氲的火烧云,映照在深邃的江面上,给雾水朦胧中的远山和村庄披上了神秘的面纱。我们向朦胧的远处驶去,身后的码头渐渐亮起了灯火。
我打开陆游的《入蜀记》,照着他的描述,回想千年之前的三峡,那滚滚东去的江水已永不复返。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黑蓝

http://ourfolk.net/author/darmou/

879

主题

35

好友

1万

积分

略有小成

你的假想敌

Rank: 7Rank: 7Rank: 7

Heilan Administrator's 不吐槽会死患者 恋爱渣滓 Heilan Super Team

发表于 2013-12-16 10:36:33 |显示全部楼层
接着发,还不错

点评

darmou  会的,已经写到第5篇了:)  发表于 2013-12-18 21:54
我三岁的时候,很忧郁
喜欢,在河边丢小石头

http://heitiancai.blog.163.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42

主题

18

好友

1万

积分

略有小成

梦想家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4-1-27 16:50:08 |显示全部楼层
先生?鲁迅?

点评

darmou  种种先生,哈哈  发表于 2014-1-28 20:42
有茶清待客,无事乱翻书。http://blog.sina.com.cn/u/147114102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黑蓝

手机版|Archiver|黑蓝文学 ( 京ICP备15051415号-1  

GMT+8, 2022-8-20 02:27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