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黑蓝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黑蓝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764|回复: 1

[创] 蘑菇

[复制链接]

83

主题

3

好友

3003

积分

业余侠客

Rank: 4

发表于 2014-2-1 00:36:3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夏树森林 于 2014-12-26 14:53 编辑

(1)
今 年冬天真是很热,馄饨店的蟑螂全部化了,一小片一小片的黑色液体斑,踩上去有点粘。蚊子都来不及死,匆匆忙忙飞到下辈子做蝴蝶。电视里说国境线上的实验室在观察宇宙,我问你是不是这样,你只说晚上跑步的时候看见一只松鼠从马路上横穿而过,这才是住在乡下的景色啊。一个昏暗的下午是一个没有天分的科学家,你 给海鱼回溯的路径添加辅助线。你在和许多许多人一起找很小很小的东西,找不到就不能回家,找到了就永远不能回家。每天夜里我的床前都会照射进来一束极光,我还以为是谁站在那里打着手电筒。那一刻我想去城里的博物馆,里面有一副我喜欢的画。我不记得画了什么,每次要看到才能想起。给你石蜡、熟地黄和七颗苦楝 树的种子,吞下去就会变成一条颀长的壁虎,顺着地轴打通炎热的隧道。那时你要忘了来看我。一个没有天分的科学家是一台冷漠的感伤的留声机,你给辅助线添加枫叶的扁桃体。上个星期我去跑了马拉松,跑完睡了十几小时,再也不想当个好人。好像是六七年前的一个下午,我们枕着灰兔的膝盖,那是真正的夏天,大暴雨中 的闪电是蓝色的。有人对着雨天唱,一马离了西凉界啊。
(2)
蓝 的里面还有蓝,一层蓝嵌套着一层蓝。环形蓝,凹凸蓝,细路蓝。蓝在勺子背面和脊柱的沟渠里。雪是声音很大的蓝。池塘里的旧玻璃是小声的。也有蓝色的名词比如脚踝。一伸出手指吸取海,身体里有咸味墨,写了一封长信,阅后不焚。你说你下班路上拍到彩虹,我在你发来的照片上找不到。没关系,我的信上也没有字。二 零零四年放学的路上,晚霞过于晦涩,像大片的婴儿湿疹。无性别的清洁时期,我们迷恋朗诵公式,认为是在读解宇宙。大多数时候我们只是坐着,思考思考。牙齿链条捆绑肾形恋人,蝙蝠合唱,骂醒春花秋月,超声波引渡进入黑暗的冰。二零一四年你养了一缸热带鱼,每天死一条。拍照的时候总是头发最茂盛的时候,没人告 诉你你笑得像个盲人。最近阴天,黄昏一到就狂风大作,天气突然变得很晴朗。罢工期间吃饱了不干活,你看这条马路的拐弯很纯洁,我在拍它的时候什么都没想。一九九四年夏末秋初,学习了一个重要的知识我是人类。
(3)
有没有告诉过你,我认识一个收集水银的人,他买了几千根体温计,一根一根敲碎,把水银倒在澡盆里。跑步的姿势不对,我们都开始膝盖疼。后来发现是肌肉不够健壮。一个紧张的闯入者,他只是想给你一个猕猴桃。当他每天给你一个,你断然拒绝。不要站在别人的角度想问题,你站的角度肯定是错的,你就站在原地,站着, 别动,最好也别想。世界是疯的,理性包含在内。很久以前我们准备去吃大盘鸡,路过咖啡馆里面在放电影就改成看电影,一共看了两个,睡睡醒醒。凌晨大暴雪,雪怎样下都没有声音。从前的事情都不美好,我们厌恶看到过去的自己。上个星期你开始想做饭,因为不想在食堂吃青豌豆,到了菜场发现全都是青豌豆。最后你给 自己烤了个蛋糕。老去诗篇浑漫兴,航向拜占庭。读了一眼过去的日记,扔掉了,在那里的早就在,不在那里的一直不在。如今你住的地方墙壁是杏黄色的,你住在里面吃饭睡觉,休息的时候去爬山。下了山去买菜,青豌豆就青豌豆。
(4)
默默喜欢一些人,但从不接近他们。重音口琴和晚午是不是同一种东西的不同名称。我梦见一些认识的人,在梦里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也看不清他们的脸,是怎么认为他们就是他们的。有段时间睡觉之前老觉得有人在叫我的名字,各种我所听过的声音都学会了那个名字,一下一下的,有轻有重。声音的波连接家门口的室外游泳池,泳池底部有个通往海的隧道。声音的粒子抓在手里,有干燥的暖和的,和潮湿的,凉的。一把细沙抓住就漏了。我曾经用声粒子混着白开水搅拌成了水泥,砌了一面墙。不久墙的中间就空了,有人偷偷和它说话。日日夜夜,我苦练腹语。穿越虫洞好几次,现在那里人满为患,随处都是指路牌。我有一洗衣机的旋涡星云。你最喜欢的事情是收拾房间,然后离开它一会儿,去散步或是买菜,回来发现房间变得更安静。然后可以坐下想想。你想,你的想的局限是无法想象不论哪个维度都不存在的东西。一见钟情算什么故事,一别钟情才是。在我还非常年幼的时候,认识的所有词语和所有物质间都是相互错乱的,那种感觉真是美妙极了。
5
一个癌症病人和他的手风琴,一张乐谱也是一幅画布满野兔的苜蓿园。有人上坟的时候带去了风筝,边走边放。很小的时候我一直以为有个地方收容失踪的风筝,想象中那是一棵巨大的树,在所有人都看不见它的地方。一个女人住在地板龟裂之中,你向着深渊一望,她的眼睛也与你垂直向遇。你曾说过用方程式表达宇宙是很美的。那宇宙如何表达你们,地球和地球人。外星人来了,外星人走了。现在刮着风,不知道什么东西被吹得互相撞,冬天的夜里像永远在冬天的夜里,冬天的夜里你得不到光你得到一堆能种出蓝色猫眼珠、蚂蚁脚和蟾蜍肺的种子。后来我怀疑有的外星人最后留下来了,口袋里装满过期的白芝麻。天刚黑的时候想起夏天买过一副鞋带,那天上午我拖好了地,阳台上晾着一把旧雨伞。你发现推理不如直觉准确,总是这样。改成用灵感去演算,果然也错了。你想活得长一点以便知道这一刻在想什么。清凉的水的气味,地窖里用来存放历年划船用的桨。床有余温,隔夜的脏杯子发出异香。

45

主题

23

好友

3207

积分

业余侠客

Rank: 4

发表于 2014-2-4 15:14:27 |显示全部楼层
有意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黑蓝

手机版|Archiver|黑蓝文学 ( 京ICP备15051415号-1  

GMT+8, 2022-8-20 02:14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