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黑蓝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黑蓝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056|回复: 0

电影作为哲学实验(1)

  [复制链接]

14

主题

2

好友

1386

积分

论坛游民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4-4-14 20:14:48 |显示全部楼层
电影作为哲学实验
Cinéma comme expérimentation philosophique
阿兰·巴迪欧/文 李洋/译

电影与哲学保持着格外特殊的关系,我们可以说它是一种哲学体验。这包括两个问题。首先是“哲学如何看待电影”,其次是“电影如何转化为哲学”。这种关系不是认知关系,哲学不能让人去认识电影。这是一种活跃的、具体的转化关系,电影转化为哲学。也可以说,电影转化为概念甚至是理念。从深处讲,电影是对一个理念而创造的新理念。换句话说,电影是一种哲学情境,抽象地看,一个哲学情境就是术语之间的关系,而这些术语大体上看没有关系。一种哲学情境就是陌生术语的相遇。
电影是哲学情境
我想讲三个例子。第一个例子来自柏拉图的《高尔吉亚篇》,在与卡利克勒的对话中。苏格拉底与卡利克勒的关系就是一种哲学情境,就像一种哲学戏剧。为什么?因为苏格拉底的思想和卡利克勒的思想没有任何共同的尺度。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思想家。而卡利克勒与苏格拉底的争论,就在于领会我们有两种没有共同尺度的思想,以及两个无关术语之间的关系。卡利克勒认为,法律就是力量,幸福的人是偃主,他给其他人带来了法律。苏格拉底认为,真正的人是正义。在作为暴力的正义与作为思想的正义之间,没有真正的关联。这场讨论不是一场真正的讨论,而是一种对照。读这篇对话,所有人都明白这里只有胜败,而不是征服。最终,卡利克勒成为败方,但他是在柏拉图的场面调度中才输掉的。这可能是卡利克勒唯一的失败,这是一种戏剧的愉悦。
这就是一种哲学情境。在这个情境中哲学是什么呢?它展现出我们必须做出选择,在两种思想中做出选择。对我们来说只存在一个决定。我们必须决定站在苏格拉底这边还是站在卡利克勒这边。哲学在这里,就是作为选择的思想,作为决定的思想。哲学在于让这个选择变得明确,清晰。从某种角度来看,我们说:一种哲学情境就是这种照亮选择的时刻,选择存在或选择思想。这是对哲学情境的第一个定义。
第二个例子是数学家阿基米德之死。这个来自西西里的希腊人曾参与抵抗罗马人入侵和占领的运动。但罗马人胜利了。阿基米德有着人类最伟大的灵魂,哪怕在今天,他的数学文章依然令人惊叹。他已经思考了无限,他实际上比牛顿早几个世纪就发明了微积分。这是一个绝顶天才。罗马人刚刚占领叙拉古时,他重新回到数学。他习惯了在沙子上绘制几何图形。有一天,他正在绘制一个复杂的图形,一个罗马士兵来了,告诉他罗马将军要见他。罗马人对希腊学人非常好奇,好比我们对有智能动物的好奇。所以,马塞拉斯将军想见见阿基米德。我不认为马塞拉斯很擅长数学,但他想见见这位蜚声国际的学者。阿基米德没有动,士兵重复说:“马塞拉斯将军想要见你。”阿基米德没有回答。这个罗马士兵可能对数学没有多大兴趣,他第三次对阿基米德说:“阿基米德,将军想要见你。”阿基米德轻轻抬起双眼,回答说:“让我完成这个证明。”士兵又重复说:“但马塞拉斯想见你!你跟我说这个证明有什么用?”阿基米德重新开始演算,没有回答。终于,愤怒的士兵杀死了他。阿基米德死在他绘制的几何图形上。
为什么说这是一种哲学情境呢?因为它展现出,在国家法律和创造性思想之间,没有共同的尺度和真正的对话。最关键的,权力就是暴力,而创造性思想只遵从自身的规则。阿基米德在他自己的思想中。他在权力的行动之外。这就是为什么,权力最后会自动行使。我们可以说,一边是权力,另一边是真理,它们之间没有共同的标准。因此,在权力与真理之间存在一种距离,就是马塞拉斯和阿基米德之间的距离。哲学必须照亮这个距离,它必须反省和思考这个距离。
第三个例子是一部电影,一部精彩的日本电影,沟口健二的《近松物语》。这可能是日本拍过的最美的爱情电影之一。故事很简单:一个年轻女人出于经济原因嫁给了一个小作坊老板,一个勇敢的男人,但她并不爱他,而爱上了一个新来的年轻人。如果这样的话那么故事就很平庸。这发生在中世纪时期的日本,通奸要被处以死刑,通奸男女要被处死。所以他们逃走了,逃到了一个充满诗意的自然世界。与此同时,她的丈夫,那个勇敢的男人,却试着保护他们,因为他不想用暴力,从法律的角度看,如果他不告发他们,那他自己就是有罪的。他尽可能争取时间,解释说他妻子去了乡下……一个真正勇敢的丈夫。但这对情人最后还是被抓到,接受酷刑。这就是影片最后的画面。他们两个人骑在一个骡子上,背靠背绑着。镜头定格在这对即将承受严酷死刑的情侣上,他们脸上却露出淡淡的微笑。这个微笑真的很特别。这不是爱与死交融的浪漫主题,他们不想死。非常简单,就像德勒兹和马尔罗对艺术作品的评论一样, 爱是对死亡的反抗。所以,在真爱和艺术作品之间存在共同的东西。
这对情人的微笑就是一种哲学情境,因为它展现了在爱的事件、生活的基本规则、城邦法律,婚姻的律法之间,没有共同的衡量标准。这里哲学想对我们说什么呢?它想说:“要思考事件”,需要思考例外。应该清楚我们对那些不普通的事件说些什么。应该去思考生活的变化。
从这些情境中,我们可以总结出哲学的任务。首先,需要照亮思想的基本选择,这个选择总处于感兴趣和不感兴趣的事物之间。其次,要照亮权力与思想之间的距离,国家与真理之间的距离,并且对这个距离进行评估。第三,照亮例外的价值和事件的价值,在这里它反对生活的连续性,反对社会的保守。这就是自从哲学进入生活中思考并超越了学院中各个学科起的三个主要任务。哲学就是选择、距离与例外这三点之间的关联。这就是哲学概念,即德勒兹所说的被创造的哲学。如果我们从近处观看,总是能看到一个关联,一个结,制造或解决一个决定的问题,一个距离或差距的问题,或者一个例外的问题。最深刻的哲学概念总是告诉我们这样的东西:如果你想让生活具有意义,就必须接受事件,与权力保持距离,果断地做出决定。在这个意义上,哲学帮助我们改变存在。兰波曾说:“真正的生活缺席了。”而哲学则让真正的生活呈现。因为我们可以说真正的生活是在选择、距离和事件中才能呈现出来。
这三个例子描绘了三个异质术语之间的关系:卡利克勒与苏格拉底,罗马士兵与阿基米德,情人与社会。它们讲述了一种关系,但这其实不是一种关系,而是对关系的否定。如此说来,它们最终讲述的是一种断裂。为了讲述断裂,它们必须讲述讲述关系。在卡利克勒与苏格拉底之间,我们必须做出选择,也必须中断:如果你站在苏格拉底一边,就不能站在卡利克勒这边。如果你站在阿基米德这边,就不能站在马塞拉斯这边。如果你支持这对情侣,就不能站在社会规则这一边。我们可以说,哲学对那些不是关系的关系感兴趣。德勒兹把这叫做“交替综合”(synthèses disjonctives)。每当我们思考这类关系时,就有哲学。哲学最终就是关于断裂的理论。柏拉图在解释哲学就是一种唤醒时就说过这一点,但是唤醒就是与沉睡的断裂。在这个意义上,哲学就是在思想中反思断裂的时刻。每当出现一个矛盾的关系,就有哲学。我坚持认为,并不是因为有什么东西要思考,才有了哲学。我同意德勒兹的观点,哲学完全不是什么都思考。哲学存在,但哲学只有在面对矛盾关系、断裂、决定、距离和事件时才存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黑蓝

手机版|Archiver|黑蓝文学 ( 京ICP备15051415号-1  

GMT+8, 2022-8-17 06:18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