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黑蓝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黑蓝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435|回复: 0

[创] 给莫须有女友的一封情书

[复制链接]

85

主题

1

好友

886

积分

注册会员

善解人衣

Rank: 2

发表于 2014-6-11 20:36:36 |显示全部楼层

1
你好,你当然是不存在的,亲爱的这个称呼也极为简单,如果对你呼吁,即使是一个简单的发音,也不至于如此简单,这点你我都明白,你也不是完美的,我是说,即使作为假设,假设所大体基于的语言,反衬,标点,句式,构架甚至抒情,也都显简单。昨天我梦到你了,我在你和另一个你的中间,你们轻轻笑着。有着侧身和正面的两条修长的身体。当然我不认识你,也认不出你,只是觉得轻笑和身体甚至于触感和感觉本身,都是熟悉和安全的。在安全的你们之间,我有那么点几乎从未在梦外感受到的安稳,安稳和不安分齐聚我心,我几乎要拥抱这点奇迹般的感觉和感情。但我迅速忘了你,在一切具象都在具象的世界中进行了非物质的表述,感觉如潮水逝去,一点存在的迹象都不再把控,感触与焦虑携手专注于记忆,就像无底洞或洞中空空,也许也有那么点模糊的影子一角。我再也记不起你,将混淆于你为上万个对于你的映像,拼嵌不出一个简单的人类。甚至每想及探一次,物质感就崩溃一分。而感觉遥遥无期,只待梦中,能有浅浅的另一种回忆或是一种,为我补充进对你的爱情,这就是我对你的爱意。几乎无可取代。非物质取代。即使是对你简单的发音,你好,我平静如此,才能更为激动。

2
我对你无法做出保证,一些物质感强烈的女友在长久的时间堆积中,丧失了物质感触,和你一样,我拼不出完整的她当然并非如你般虚渺,我只有照片,残存的触觉和身形辨认,以及一些并非由大度产生的大度之感。一切错误及对错误的错误感,和其衍生的正确情绪,变得不可辨认而温情,类似对你安全的感知,当她离我远去。我所找回的感情更为强烈。
我忘不了她,甚至在梦中记起,眼泪也有些。诧异的故事奠定了她的非物质身份,多年前一些偶尔的故事成为了一种安稳的幻觉。我不知道对你是否是幻觉,你没有结婚,并且永无止境。甚至,你都没有对我表示出冷淡或无可辩知的冷淡和任何一丝犹豫的情感,你是那么坚决,以及长缓,在各类角色扮演中,以无数非理性的决定,给以我超乎于寻常的激动和激情。如有泪,是泪之上,如有情,是不可辩之情。我对你的爱在非物质的长远感觉中越来越深,我知道还有很久。你好,还有很久。

请原谅我的卑鄙和躁动的思维触觉。以及更为明确的情感专断。对于一些女友的厌恶和痛绝,给我造成了自发的冷漠。甚至在物质细节和命运中理出有序的推论,给我糟糕的判断进行理论奠基。我对此并非热诚,也毫不兴致。在我身体产生强烈绷住感的一切感官中,我并没有感触到所谓的痛快一词,到底能呈现出具体认知或者有多强烈。我对你非常抱歉,我仍对其带有痛绝之心并毫无办法。即使想做想做之人,给以自我规矩,自我规矩是多么难以自持,而自持任意的状态,又是否是我所能具象化的状态,我什么也不能具象化,即使是当下。所以,且让我仍由当下肆意进行。任由我带着惭愧罪恶之心,向你致以爱意并毫不矜持。无所保留因为你永无止境,如何致意,都是遗憾、都是缺失、都是残酷、都是简单,含糊。
我要向你加大全身心的可能。以毛孔去向你接近。我无法判断并放弃判断,无法安全并放弃安全,我在动荡,虚渺,无止境无触摸感,尽管在梦中,曾有触摸感之感,而我又强求哪些?但并非能给以我当下的非梦的满足。我不满足。并适应,为此适应,我感到无措及更为罪恶。我向你致意,带以这些毫无作用和逻辑所能澄清的情,而非理。
这些对你没有干扰,这些干扰不了我们简单的相遇及离去,简单的答复及对谈,简单的爱,简单的抚摸和毫无理由的温柔,我和你,你和你及我,一个又一个你但仍是你,你。你好。我们在树中在床上,你在我怀中离我不可及,或,这个梦,你没有出现,在下一个场景动荡的环境组合中,一切背景衬出了你。在我还沾带点口水的振奋起身中,之前,之中,之后一小会,我回味你,我触碰你的触碰之感,我在犹豫中感受着你和你的一切在崩坏,数秒后,我知道你,你好,我知道也无法确认,是否在下一个和存活间,你仍相在,是否一致。
你从未令我失望,但也并未一致,或者我所谓的一致。仍然是一种粗略的,暴躁的可笑划分和刻意概括。即使,惊醒途中,我向身边的女人讲述了你,也显得如此力缺,如此疲软,我用无数种方式记叙了你。才对记叙一词极其本身,厌恶至极。
我没法找到你,存到你,以任何方式,把对你的片段,以片段式的物质基础,组成物质。

2
???

现在打你的名字,敲出三个字符已能成型,但这一封就不给你了,也许在你看来,第二封就换了对象,我这个人是相当不靠谱吧,但有什么办法呢,我没有去博你欢欣的能力,暂且收回,并不是收心敛兴,至少是存盘一段,看看在我这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空虚无聊琐碎,这点状况大概比较平均,但我有我自己的生活态度及维修手段,至少不会坚持目前这样蠢笨不堪的状况,说实话,你的一点点热情大概也在三两天内消逝殆尽了吧,这很正常,就如你对我说两句话,我就满意至极了一样,但我不能这样,我不满意我自己。如果是目前的状态,我甚至无法构想我的态度不会给你造成恶感,至少少许回收能让你感到淡然。

不必顾虑不必心烦,我不是不会而是不愿造成心烦的源头。

我们没有话题没有共识没有心情唯有局促,开端没打好,简直是我这辈子最差劲的开端,为什么?这令我非常纠结,我该怎么样去跟你对话及相处呢,如果按我自然甚至冷漠的一面,你的性情我大致摸了一半,完全可以处之有过,但结论却是令我不可置信的,我简直陪着你一块对我无趣至极。毫无疑问这令我恐慌,也许是目前,咱们至少有一半的气息没有同步,这无关手段和判断。枉然。我很懊恼。自我懊恼。此次几乎令我毫无希望。我很胆怯,不知道后续会是何种情况。

何种情况都好,最佳状况是你没有大碍,这样,即使是我最差的状态,我也会减少主动而令你繁复被动的恐慌,最佳的状态是我什么也不做,也许删除白天的判断,这样我就不会造成两边找你的情况,也许不发话,或者你会跟我聊点什么,而我奉迎至兴高采烈,其实这些简单的问题在我处理都得复杂,我只是口出狂言而已,你不喜欢我,我真不在乎吗。不可能。

感觉而已,但感觉源并不稳妥,至少我相当破坏了一些,如果我没向你自觉坦诚的相告我对你的感觉,也许咱们会心无旁骛的聊上一段,直到同志共趣,而不是我呆板的不知所措。一切聊天技巧全无,这么很惨淡的有损感觉了嘛。也许时间能补偿,但不会是短期。

也许某天也许你生日那天我尽量自自然然到你那见你一下,这样大概是另一个还算不错的开端了吧,跟你说我喜欢你的时候我筹划了一天,然后恰如其分甚至有点轻松的参杂在闲扯里说完了,我觉得多么得意啊但一夜就败下阵来。我靠,根本没有准备。连错别字都多了不少。两天后我就知道我扯淡了,不做出改变,基本玩完,这样的小伙连我都不喜欢,更不推荐你喜欢了。
我实在想简单化冲动化甚至短暂的程序化,这样我就能简简单单和一个人谈恋爱,当然,这人是你。这样我就能简简单单有可能找对人及被人找对,当然,前提是我在每天耗尽精力的同时,确保我有足够精力去被找对人喜欢,所以我说的都轻松,一点也不轻松但我得强扭轻松。这实在令我复杂又复杂又矛盾又纠结,

我是在调整喜欢的感觉或者我仅仅打算喜欢一个从未见过的女人而已吗?这也是我的问题,但好像不是,至少这类情况一年多没有出现并且令我惭愧不已,我当然想激情得当有人收容,并且获得相对的回报,但这不是必要,我喜欢你而你不喜欢这是碰巧,我不该对碰巧事针锋相对。我得接受任何情况发生,哪怕是没有情况。

大致有点苦闷这点苦闷是我自找的。这是没有意义的和我写东西一样没有意义,做的什么事都没有意义,所谓喜欢都在第二天被隐约记起我又极其愤恨无所事事,随心所欲现在我想写一个小说讲一个到处劝人随心所欲的人是怎么把一大群人搞成傻逼的。

我喜欢你,???。

3
抱歉。

这是第三封信,现在是早上七点三十八,看了不少电影,所以视线有点模糊,我也不知道写信你能不能收到,会不会看,但至少它对我是个重要的途径。即使它是可笑的,但可笑又有什么困难呢,只是有点小麻烦,但比起我要对你说和表达的所有话,这点小后果几乎不值一提,2点,我打定主意要写一封诚实的,尽可能语言简单,心态简单,没有什么表现欲但又能清楚的告诉你一切的长信。在这点上我没有自信,但这么想令我舒服。四点的时候,这点想法已经没那么坚定了,我很犹豫,到五点左右,基本就认定应该长话短说,用最干巴巴的几个短句子多少给你写一封,在形式上保持联系,6点我打算借助这个劲头和可能保持住的反复的激动,在邮箱里每日固定写一段长篇小说,当然,来源是你,对你的这点自发的诚实感和尽可能克制的激情会帮我完成大部分。随后看了卡夫卡的书信集,想看看突然想起的这位仁兄的情书是什么样子。很普通,他和我一样。我们只是一点怀有激动和恋情的忐忑不安的人。唯一的不同是,卡夫卡有三个情妇,我只有你,并且随时就会分裂,和卡夫卡一致,在这个环节里,写什么都是不对的。

既然列了大纲,那么还是得有斟酌的说一些情况,大纲是为了方便记忆,有太多未经整理的话要说,见面时一句也说不出来,一句也想不到,不见时,也是一小时忘掉上一小时,非常随机,非常乱,我现在努力克制住的话是“算了,就说这么多了。”

先说下我的状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说服自己你存在就是很好的,认识你就是很好的,甚至自以为有不跟你接触也能坦然看待你的自信,但有一点我至少可以确定,你是这几年来我唯一无可挑剔,感觉充盈和满溢感,并且轻易不愿放弃或者说让你断了消息的人,见过你后每一个环节我都小心不安,比如,我尝试三次在梦里向你索要你的qq号至今还躺在我手机文档里,长期用于购买体育彩票排五。哪怕我已经加了你,数年后被你通过,几天后被你拒绝,这都没有关系,甚至被你拒绝也是小事,这不比偶然认识后以更多偶然失去联系要重要的多。随后的问题就更多了,我以早已信心满怀的自足的感觉去约你,做一些主动,经历了一长串和非常繁复的顾虑、胆怯,自以为轻松,失望,失落,又得到回应的过程,体现在任何一个细节上,哪怕只是你的一条背影作为回复,以及不回复,都要让我反复修改和思考半天,用来推断我理应从这些获得的信息中追究真实的态度,对于我的。这些太复杂了,没准你会觉得无聊,甚至有点可怕。但这些对我太重要了,我有着重要的积极性,身心反应,担心,以及对你的整体的志气:无论你是谁,以后要做什么,我都要以我能做出的方式,对你保持和加深感情。

这当然是我的问题,一个其他人的问题永远是渺小的,只有自己认定的重要才是重要的。那么我必须认定我的重要性,但是,这的的确确来自你的重要性,哪怕我对你一无所知,但一个人要知道另一个人什么又能知道些什么呢?何况根本无法确定你是个人。所有详细的都是不详细的,所有能表露的都是没法表露的,人跟人的相处都是误会,但误会并不耽误相处,有更重要的因素去加重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重要性的判断,哪怕都是误会。我不了解你,没有途径,也不认为会有这样的途径出现,如果你逐渐愿意向我透露,在这点上你要让我乐观,那么我当然愿意尽一切努力去接近你,认识你,但这也不重要,这并不能在目前我对你的激动上增加那么一点或者厚重那么一点,现在,我的情感没有虚假,这就足够了,我无法做到更多,也许也能。

4
面对你我顾虑胆怯失语,一切认真随意都不存在,修饰性的话语和调笑都只有在我真正放松和不屑时才能有点出路,但我怎么可能对你放松到这种状态呢?至少短期内我没法做到,太多对于失去的担心,让我紧张的跟你度过每一秒。但这些都是快乐的,每一秒我都在认真过,并且你在其中。我无言以对,因为在我拿出最好的方案来时,话题很可能已经结束了,更为严重的是,在搜罗最好的说法时,我对调节气氛,花哨的用语,克制的轻松感和多年来干扰我的自卑所造成的不太熟练的场合解决能力,都被我否定了,也就是说,想想,还是无话可说的好。我要尽我最大的诚实去面对你,哪怕这会使我们的碰面短期内看来索然无味,而我几乎是呆板的呆在你身边,让你感到真正的呆板无味,但我又害怕这些令我成了多余。这些时刻我多么怀念随意自然甚至有点那么有意思特点的我,但一点这点小自信和手段透露出一点,我才认为我真正在干一些多余的事。我是一个没有意思的人,一旦诚实就要无趣,这是事实,我不想做任何多余的事,在你面前。为了避免麻烦,伤害,尴尬和势必存在的羞愧,讨好和顾虑,修饰,装裱,并因此得意而感受到自我防备,所谓的坚强和通过戏弄信任而投机所得的力量,我一样也不想在你面前拥有。一旦出现,我就后悔。

我并不靠什么获得你,尽管我一直想要的就是获得。我也不确认有什么必要和能不能获得你,开始都没有想好,后面的也没有基础,但这很复杂,我压根也不想知道这个开始。也不想去梳理获得什么,或者这个念头是否严重和让你感到不妥。胆小和软弱一直在让我无时无刻都想以什么都不做为好,来强行停下自己。并且给我这正是正确的理由。但我要做什么呢?不做令我煎熬,反复的斟酌也令我煎熬,我害怕太多,渴望太多,而这些又是不重要的,至少对于你,几乎是无关紧要的。但我要说到,传达到,这个行为很自私,这也不过是解决我烦躁不安和满怀想象的疏通的办法中的一种,但我不自私不行了,这难道不是人和人,以及在我的经验里,一个男人去和一个女人尝试性的建立一种关系的办法中的一种吗?甚至是唯一的一种。恋爱就是自私的相加,表白,我甚至觉得是一种自私无法得到忍耐的结果,抱歉,我采取这种自私了。

我希望找到我们之间的交集,如果非要表露目的才显得安全的话,这就是目的一种,我不想影响你,我希望你冷眼看待我的现状,除非你不能冷眼,我情绪激动,性格懦弱狂躁,所以这是我应该做的和应该得的,我能做到的就是我应该得到的。我现在要梳理情绪,向你透露关于我自身的最大诚实,如果有可能,也把这些激动描述出来,这就是我爱意的去处,我要在以你为对象的现状,保持激动,诚实,舒适和软弱,不辩解,不自满,从而不软弱,这是你对于我存在的重要性,同时,你在我眼中,是那种让我想无限接近的完美。这是一种不会失望的完美感,因为这其中的希望和看待,都是在你自然和快乐,生活有力的期望的基础上。

总之,我喜欢你,请理解我的无力和无能。但也相信我的激动和想念。如果这些一直无关紧要,那么就让它无关紧要下去吧,我希望你能在我的看待外更为有动力的过好每一天。找到你的金子。

5
说些什么我是安全的呢?按时间来看,你对我的认识是浅的,三两次遇见,我更多是尴尬的陪在你的影子身边,我对我的形状很不满,所以我是淡薄的,我无话可说,所以我是浅显的,即使是诚实的隔着一封信,我也没法不考虑说点什么才能不在你的认识里让我的淡薄更加受损。有什么能替我添几分印象,使我对你而言的存在显得特殊一些呢?我不做打算,我没有这样的办法。我压根对博得你的好感不下功夫,如果老实能让你喜欢,那我也不能算老实,油滑?我已经在致力诚恳了。不会有人喜欢由另一个人来描述有点脏和失败无聊的生活的,我也不能抱怨和谈到我的明显缺陷,这显得也太没情趣了。何况老把话头放在我的重心上,按你现在透露给我的状态,你也不会喜欢。说点什么能让我继续说下去呢?说点什么能勉强止住你有可能的厌倦呢?我不知道。只有担心。或者不说?我当然指望不说,但眼下的不说,不做,不约,不主动,就是我在主动使我们这点小淡薄走到淡忘。这不是无法忍受,而是会令我很痛心的状况。

在古代,一个人和一个人在一块,必须牵住不放才行,古代是一个随时可以走丢和一生不得相见的年代。一个人见到另一个人,甚至一个人找到另一个人都靠偶遇,这样的恋爱怎么谈呢?寸步不离才是应该做的事,否则江湖儿女,哪能发生那么多的故事,转个弯就不见了。或者这也正是君子们交情淡如水的原因,而不是大家依靠沉稳冷静。这个世界太大了,靠着 :“嗨,这个世界太小了”这种巧妙偶然来维持关系,实在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我怎么能让你走掉呢?走掉之后我们可能永远也见不着了。”这大概会是一个古代有情人的顾虑。所以,我非常重视跟你的这次新认识,不仅是在于我,这也是我这二十来年所见过的不多的重要的偶然。既非命运也不是牵强,如果我重视,它就只能是幸运。我习惯了倒霉蛋,我需要这点幸运持续下去,成为走运,我不希望这点运气散了,我跟你的这点难能可贵的小牵连变成了最为平常的一生不得相见。它的重要之处就在于遗弃它实在是太容易了。容易的普通,跟每一天保持一致。

因为要写信我才翻了翻卡夫卡致米伦娜的情书,在卡夫卡的年代,他只能花七年通过书信与不超过四个女人的数目进行联系,并在信中获得每天的具体情感体验。连短信都没有。他们都生活在一个缓慢的,小心翼翼的时代,他们的情感建筑是在qq上呆了一千人的我现在不可想象的。但也是无需犹豫的,因为他们在一次具体的挫折中,不会在一分钟内下意识的转换七到八个对象,从而冲淡一切。我们的年代是一个便于淡化和匀出的时代,虽然热忱但也便于缩短痛苦,少了那些漫长的时间上的互相折磨,我们已经难以体会到一次跨度漫长的情感培育。那么我们所构筑的这些快速的情感交集,它们之间的错与对,充分和单薄,是在一种什么标准下得到承认的和接受的呢?我们对上一辈和文学历史中的爱情的标准继承,恰恰可能是不符合时代的,不符合现实也不符合环境,我们打小所受到的爱情熏陶,对于眼下的自主性来说是虚假和不真实的,在不合时宜的对情感的理解中,才使现状焦躁又自我否定,一切对于历史性的标准的模仿和靠近都是不充分,不主动,不顺从的,无需继承那些受制于环境和道具的情感上的慢,在这个便于制造偶然,方便保持联系,可以随时找到人,随地发一条短信,一个人聊一千人的2010年,我可以更快的向你表示喜爱,这绝不是什么坏事,这不是没有分量的,不是盲目的,是真实直接和确定的,也许仍然留有犹豫的时间,但那都是小事,一切阻碍相识,相认,相寻和平等的条件都在现在被缩小。我所要做的只是更强烈的表达,和尽可能的接近。也能稍有安心。可我没有你的电话。还不能人肉搜索你。

快是令人浮躁的,因为过于接近欲望,所以不安一丝也没有被减少。在此之上,刻意,多余,犹豫,哗众取宠,自得,沮丧,无助和逃跑,都以做作的形态出现,在这个时代我们真正能充分和密集理解的,除了做作和无处不在的做作之感,还能有些什么呢?我几乎就是个做作的集合体,对外的看待甚至刻意寻找做作的怪癖,所以对做作要更为敏感一点。我要忍不住对你做作了。因为我要主动也遭遇满身矛盾,至少没那么顺利,我还要维护你的想法和生活态度,无论它们是什么。如果我显得那么的不安,难堪,胆小犹豫,但又老是骚扰你,当然前提是你愿意的话,你得理解我一点,我在动用我最大的胆量在向你靠近。尽管这看起来无比做作。

当然,这绝不可怕。如果造成不便,我就像个电灯开关一样,一拨就熄。不用犹豫。

或者说,这也正是君子之交淡如水,或保持关系的持久性的方法之一。

那么,如果是要在炽烈的感情至上,建立持久的关系,那么就要在认识之初,定下:我要你今生今世对我寸步不离的毒誓,一旦消失,相信也无任何后顾之忧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黑蓝

手机版|Archiver|黑蓝文学 ( 京ICP备15051415号-1  

GMT+8, 2022-8-20 01:31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