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黑蓝 登录
黑蓝论坛 返回首页

蓝木深迷的个人空间 http://www.heilan.com/forum/?2186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与时间握手言欢

已有 424 次阅读2008-10-28 17:24 |个人分类:流年经逝|


    
我是一个失败的智者,我的对手仅仅是自己。所谓的任何重叠性交错的灾难仅仅是一个幌子,我不承认!犹如我否认了木木曾说过的那么多低落的话。

    
无非是要败给那些失去的,放弃的,和错过的,可它们统统都称之为过去
......
    
我曾与时间握手言欢,只是曾
....
    
往后的时光里,不知道是我的背叛,还是时间的反悔。

    
挣扎,眼泪,木讷的表情,所谓的不可言寓的伤都不再有,这些字眼过分矫情,可我只是想它们远好过死亡,血,自杀那样我厌恶的字眼。两个月之余的时光将所有的那些在文字里搁浅成空白,再有两个多月关于这些的记忆连同蓝木《流年经逝》第七个辑子一并在校园里丢失,丢失到寻找不来,就成为蓝木空白的史书,如果丢失那段记忆就不会再有,我是不是该把我床前的那些全都扔去某个角落让它们自生自灭。一并消失的还有我的两本崭新到未书名字的专业课本,而此时的课只有这两科,我可以换上一本新的黑色封皮,照旧在封页写上奇怪的给自己看的文字,继续犹如拥抱整片记忆的在教学楼和图书馆之间行走,仿佛它是一个变换的课本。我从不在意被自己笑话,更不在意被别人笑话,生活过得如果是叫荒唐那至少我没有再对自己说我要一种堕落的幸福。

    
工作或者学习,我始终不想给自己选择的余地。生活或者爱情,我始终不敢给自己挣扎的勇气。直观一点的分析,我便是一个懦弱的女子,不是没有了追求,是习惯了放弃,不是毫不在乎,是心生畏惧,想要的物,喜欢的人,乐此不疲的生活,一旦让自己感知似乎某日要伤及自己,便伪装出最灿烂的笑脸往后退,一步不行两步,两步不行三步.....或许没有任何一个放弃者能够有我淡定的表情。因为我始终只是后退,因为我始终不曾转身,因为转身注定无法华丽。好在我是一个智者,智者会在她所有的退场里打上一个华美的招牌说与世无争。却从来没有人告戒过智者不可以懦弱。
    
不想再作太多余的思考,我再度与时间握手言欢。企及着一种简单到没有任何情绪的生活,没有必要去让谁知道我快不快乐,只是说近乎完全丧失了那些大悲大喜的能力。我可以笑,浅浅的笑,站在自行车后坐上,骑在飞机的跑道上,即便不能张开着双手,也幻想着是一场飞翔,知足盈溢的说爱上这荒芜的原野,爱上这无垠的宽阔。
    
午后的阳光校园会找不到一个阴暗的角落,便以为全世界都是阳光,有人的时候寻找没人的地方,有风的时候,寻找躲着风的地方,那个明晃晃的中午,是我惊吓了那对在废品角落里拥吻的男女,还是他们剥夺了属于我的午后行走,我未曾愧疚我的打扰,尽管不曾有勇气在那停留让他们开口对我说抱歉然后离开,或许该羞愧逃走的是他们,可结果是我转身的速度,谁叫我是一个懦弱的女子,午后校园的行走也需要随时的退.....
    
叛逆的姿势,倔强的转身,匆匆而来的,匆匆而去的

    
时间始终是愿意和我握手言欢的,因为是女子, 因为是智者。

    
二蔓延
    
北方的天空蓝得几乎不像话了,像是要坚定我打算一直留在石家庄的信念,可我还站在宿舍窗户前
.....
    
习惯了脱离组织的生活,除了吃饭似乎我与她们的生活再没有交点了,如果硬是要拉扯出来, 或许就是那些有课必上的机房实验。她们暖暖而规律的生活,我暖暖而规律的存活

    
睁眼的早晨,在还没有拉开蓝色大窗帘的时候我就习惯了用是否听得见那片原野训练场飞机划过的声音来判断今天的天气。
    
当听到飞机的划过声时,我躺在床上说今天天气这么好,可以出去走走,可以去大河看看
    
当听不到飞机的划过声时,我还是躺在床上,说今天天气不好,训练场不试飞,可以去那片原野,去那里头跑跑,去看看那些感觉像极了雏菊的小花,去和那些稻草人打招呼握手微笑。
    
可最后往往是我又以怎么一种特定的姿势将好天气或者坏天气从天亮忽视到天黑.....
    
究其原因,我始终不知道

    
许或, 就是不敢一个人.....

 


    
    
十一月就要来了

    
起初,一学弟问我是否还夜间写字,停滞了两个多月的文字.告知将在国庆后博新文,却没想,再在这盏夜灯下的时候,灯光依旧苍白的犹如失血病人的脸,也依旧是这些熟悉的点,文字再流淌而出的时候,已是快十一月的日子。
    
宿舍睡前的夜谈里稍稍缅怀过07的十一月,十一月的泰山,十一月的泉城,十一月的友人。
    
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不再用文字琐碎的总结着生活,开始羡慕写着小说的那些人儿,自己的故事,别人的故事,美丽的哀愁忧伤的喜悦的全盘溶缩在自己的笔尖。写给自己哭,写给自己笑。可我始终意想不出过多的情节,于是开始幻想自己的生活故事,或着让一个人给我讲故事。
    
两月之余,我已习惯了将那些过于承重的事实轻描淡写,知者或不知者,提及都是一种心痛,无非是失去了一些,放弃了一些,又错过了一些。偶尔满目萧条悲观至极的想自己已经空的一无所有,偶尔以为自己理智清醒冷静睿智的说尽管我失去了很多很多, 可至少我还拥有很多很多很多。女子是善变的,我从不加否认女子表象里的善变。

    

    
不知何因堆砌了我一些极不礼貌的习惯,不回人短信, 不接人电话,也不给任何人理由,只看一眼说烦躁便当自己根本没有看到。

某日看到朋友短信也不管说的是什,就是冒一句烦躁便打过几个字说心情不好,问怎么。只是石家庄今天天气不好, 仅此。那日,石市确是突来的阴天,我便站在宿舍的窗户前一直看天,然后把我为什么一直站在这里的所有责任都归结于这场阴天上
夜的时候,从图书馆看完所有几米的漫画后天是突然下了淅沥的雨,很想在这样的雨里走走,哪怕只是从图书馆到小超市的距离, 却终究没有。
异常好的下午,阳光明晃晃的存在,我还是一个人站在宿舍的窗户前看小花园好到过分的阳光,对朋友的问候依旧是回复心情不好,理由是石家庄今天的天气太好了,而我为什么会一直站在这里。
    
不快乐的理由总是那么牵强

  

    
小鸟从来都不肯定我的文字,说我叨叨絮絮的写着自己琐碎的生活,我在想我写不出小说,不写自己的生活,难道要我去歌颂党歌颂社会主义么。我想他是更愿意肯定他自己压了韵的绕口令的。我比不过他乒乓球,比不过他台球,我比得过他上网不吃饭,比得过他冬天吃冰淇淋,我比不过他打击人,比不过他恶心人,我比得过他取名字,比得过他自恋。


    
原以为害怕触及不想总结的生活却那样容易在夜幕下附和文字四散开来,害怕的不是总结而是一场一览无余的平铺。于是明白在夜间的文字是那样需要一个小标题,否则思想脱轨得活蹦乱跳,指不定就到了哪个走不出的死角。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加入黑蓝

手机版|Archiver|黑蓝文学 ( 京ICP备15051415号-1  

GMT+8, 2024-5-26 11:47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