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黑蓝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黑蓝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661|回复: 5

[创] lily小说《有一天,在别的地方》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Heilan Administrator's Heilan Super Team

发表于 2011-10-28 22:28:19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天,在别的地方

        中学老师给L来电话了,如果她不打回去就没事了。她坐在电话机旁边,琢磨刚才的通话。L不喜欢接电话,电话铃响过之后,居然想到要打回去,肯定是有什么地方神经搭错了。一开始,她还以为是她自己,可越想越觉得渺小,连搭错神经这档子事都轮不到她做主。什么地方搭错了,可不是她。她只是糊里糊涂地遇上一些糊里糊涂的事情罢了。

        “喂?刚才谁打我电话?”

        “你是谁?我给好些人都打了。”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的电话是……”L报了一串数字。

        “我是你老师啊。你是哪位?”

        “你是谁啊?”很少有人找L,就那么几个人,L都听得出来。

        “我叫夏冰语,你是谁?”

        “哦,夏老师啊。……”

        夏老师怎么会有她的电话?她离开中学都有十几年了。

        “你的手机号码是……?”夏老师肯定正拿着一张名单,准备好好查对一下。

        “159……”L很合作地又报了一遍。

        “是亚米?”

        “是的。”

        “哦,亚米啊,你明天得来学校了。”

        “可是……我不在Y城啊。”

        “你得来啊,你得参加考试对吧?”

        “老师,我已经考过了。我都读到博士了。”

        “同学们都回来了。我们会给大家好好复习的。”

        “可是,那些东西我忘光了,拾不起来了。”

        “没有问题!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同学们都来了,你也得来啊。”

        学校是不是招不到学生了?L倒是愿意回去撑撑场面。何况还能见到C。她唯一担心的是,再参加一次高考,考砸了,会不会弄假成真,被要求去个烂学校呢?她现在的这份工作还保得住吗?她又拨通了电话,准备问问老道。

        “老道啊,你说我们是同事吧。”

        “同事?我也不知道啊。”

        “老道你怎么了?”L都能想象他在电话那边躲躲闪闪的神情,也许是她问得太奇怪了,“我的意思是,如果我回中学上课啊,再回来我们还是不是同事了?”

        “这个……,我哪里能知道啊。”

        老道真是太不够意思了。

        走廊还是多年以前的样子。最美丽的时候,拱顶挂满蔷薇,玫瑰红和荷花粉交错纷披。L从蔷薇下面走过去,几个小伙子吹起了口哨。她还是少女的身姿少女的脸,要在以前,她总是会有点不安有点欢喜的。可多年过去了,L从他们中间走过去,只有鄙夷。

        她记不清她应该去哪个教室。刚才她看见了小学同桌,打扮得像个姑娘。他正在学画画。谈起艺术L能感到心放大了好几倍。这些年她花了好长时间才弄明白,搞艺术和艺术家不是一档子事。小学同桌后来当了小学美术老师。有一次,L问他教育理念。他踌躇满志地说:“就是把小学生绘画培养到高中水平。”

        他算好的了。隔壁班那个梅,才真让L火冒三丈。

        “我买的是万科的房子,万科的物业好,安全。周围布满电网,小偷进不来,物业保安隔天上楼检查。都是精装房,房价现在已经涨到多少多少了。在上海生活太贵,去看场电影停车费就要30 。……我的直接上司年薪300万。我来上海靠自己打拼。原来在小城烟草局的,我辞职了。局长说在烟草局还辞职,我是第一人。那儿一年二十万就到头了。……运气好?不是。我到上海,对自己说三年之内年薪肯定100万。……你说运气也要一点儿,我表妹要来上海,她那个学校人都没听说过,我给她找,……月薪5000。她同学也在上海,月薪2000,这起点就不一样……”

        那次在火车上,梅喋喋不休说了好多话。L终于意识到她那点修养都是肥皂泡,忍不住冷冷地说:“没有上亿身价,我可不感兴趣!”

        小柯也回来了。离开学校后,小柯一直都保持着打篮球的爱好。每次出差,他总喜欢找个学校转转。“去篮球场打篮球,别地不认识谁和你玩?学校里嘛,看到走进去就可以打。”L瞥见小柯正读着一本穆旦诗集。读这些东西改变不了他的生活,公司团队旅游他还得参加,不去要扣工资。他说:“我替公司省钱还要扣我工资。有一次去海南老总还要求穿西装,几百号人穿着西装,下了车唱集体歌,我觉得真丢人。”他说丢人,可是已经没有了愤怒。他当学生的时候可是愤青,哪里游行就往哪里跑。从来不买日本货。

        “你还是回来了啊,叫你妈白白气一场。”L冲着小柯夸张地笑了笑。他当初不愿意呆在父母身边,从公司总部申请外调,离开了才告诉老妈。

        “你说什么啊?”小柯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没有必要那么投入吧?L仔细看看他,再看看别的人,一个一个的,脸上的沧桑都不见了。

        时间不是没有流过去,而是他们往回淌了。

        “你说什么啊?”小柯又在问。

        “他们给一种微生物颁发了分子证书。”L忽然想起昨晚上的梦。

        “照这样,他们还得给鸡发鸡腿证,给鸭发鸭脖子证,给羊发羊毛证,给牛发牛粪证。……”小柯原来就是这么胡言乱语的,L比他还要混乱,他们俩在一起有时候就耙扯犁,犁扯耙的,扯到什么算什么。

        “我问你,认真的!如果我们考两次,第二次还更差,第一次录取的大学还算数吧。我都有毕业证了。”L可不想把自己过了十几年的生活推翻重来。

        小柯看了她一会儿,还给她一个夸张的笑,又去读穆旦了。

        许多次走在回家路上,L都怀着会发生点什么的预感。她东张西望,除了天空和树梢,别的都看不真切。她不好意思看别人的脸,从小学到大学,她都有好多同学认不清。也许,曾经有一次,就在这条小路,她遇到过C。她也就以为每次都可能遇上。她不敢看,更不敢在人群中寻找,这令她总是走在恍惚的臆想中,以为她的每一次奔跑和转身,都有一双眼睛看得见。后来她才模糊感到,C的家在另外一个方向。

        C没有回来。也没有他的消息。L回想起来,和C没说过几句话。有一次,C在她前面把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垒得老高,她只是装怒了一手拆掉而已。关于C,她知道些什么呢?全是同学们捣的闲话,说他瞧不起女孩,只佩服他的单身妈妈。L并没感到C瞧不起她。C是很聪明的,可是聪明又能怎样?自由的心灵才是立身之道。C可能像梅那样吗?市侩而又雄心勃勃——这不是没有可能。C到底什么样也许并不重要。L也不知道,怎么就把少女情怀寄托在他身上了。她需要生活是冲着她来的,哪怕是朝她扔石头,那也表明那是冲着她来的,只是冲着她来的。那个少女的她,就住在她的身体里。

        她毕竟不再是少女了。她长熟了,突然有那么一天就长熟了。长得熟过了头。她开始梦见自己牙齿松动,医生说得全部拔掉,她说不行,牙齿连着心脏。有时候走着走着,她感到周围的一切开始冰消雪融,往外咝咝冒着热气。她说“我快要死了”。没有人,没有反应。她又试着说“我早已经是鬼”。然后等着看会发生什么——鬼一旦发现自己是鬼,就离灰飞烟灭不远了。她却还在那里。

        L停了下来。这不是原来的路了,枝枝杈杈跑出几条陌生的弯道。刚才一阵胡思乱想差点叫L走错了路。她看到路在远处中断,四下里找那条稳便的熟路。她似乎从来没有走完它,这时候却肯定它就是能带她回家。

        路消失了。偏偏是那条路消失了。

        那边有个服装店,一个小姑娘坐在里面修指甲。L走过去:“请问,画眉路往那边走?”

        小姑娘说:“不知道。”

        “路上有家卖婴儿洗浴用品的。”

        小姑娘不耐烦了:“我外地的,不知道。”

        她太年轻,不想和婴儿什么的扯上关系。这个城市的旮旮旯旯,对一个外地人来说也是多余。五月的天气,来来往往的行人,在空气里搅动着。也许她正想从店里跑出去,随便去哪儿,随便做点儿什么,重要的是——跑出去。

        L又产生了刚从睡梦中醒来的那种不知道在哪儿的感觉。声音生生不息,仔细听是一些汽车零件在擦碰,喇叭声,人来了人走了汇聚成纷沓的脚步声。一直听下去,就只能感到空气之弦的兀自震颤。她纳闷,她怎么会在这里?那些走着的人,那些停一停又走开的人,对于接下来的事情似乎都很有把握,即使没有把握也会很坚决地执行。而她走在回家的路上,尽管找不着家了,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房子总是都在拆拆建建的。问题是,此时此刻,在一切流动的间隙里,她已经不能成为流动的一部分。

        她只有停下来。

        一辆大巴开过去了,带起一阵风,一个风筝。有人在放风筝!她踩着高跷,就站在马路中间,人字形马路的路口。好啊!L已经在一个无穷大的间隙里。她迎面跑向一辆汽车,脚不点地,踩着了空气。她一直都会这样跑。她跑过两排楼房,转个弯,用钥匙开了门。然后,又跑出去,到操场上看学生们做操。她不做,只管笑。那时候年纪小,现在她就不做了。看见她们班了,同学们都好乖,左三圈右三圈。她赶紧跑开,担心别人抓住她,就不做也得做了。

        住了十几年的老房子,保留着童年和少年的记忆。多年以后L回家,老房子早已不在了。爸爸妈妈换了一套更大的房子,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每个房间都那么宽敞,鄙视着藏风聚气的老传统。一张大床正对着门,她可不想睡在那里。隔着一张大餐桌,有一张小床,再过去是沙发和柜子。我走过去拉上窗帘,发现窗玻璃裂开一道大大的弧线。窗外面一棵树上结着梨子,长着压扁的眼睛鼻子。桌子上有一个花瓶,空的,有人在墙上画了几枝花,褐色枝干中间杂一些粉色的星星,和花瓶配合得很妥当。

        她找不到她的袜子,所有的抽屉里都没有。

        她叫了很久,妈妈才走过来,指指墙上的一个猫头鹰布袋。

        “干嘛把袜子放这里?!”她嘟囔着。

        门铃响了。她走出去开门。

        “夏老师!”

        “夏老师”敲了一下L的头,直接走进隔壁房间。她是谁?凭什么?L看着爸爸,爸爸没有解释。

        吃饭的时候,“夏老师”就坐在L对面。妈妈对她说话的语气带着长辈的殷勤。L看着她,想起了一个远房表姐。

        “妈,照片里的小姑娘是谁?把它们撤了,别扭!”

        “又说傻话了。”妈妈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有时候,我也会觉得照片里的不是自己。”像夏老师的表姐说。

        “你从哪儿冒出来的啊?”L不打算有礼貌。既然到处都是她当小学生的照片,她干脆再把自己变小一点。

        “我嘛,从我爸爸那里逃出来的。”像夏老师的表姐挪到她身边,故意压低声音说:“我的爸爸已经老了。他骑着一辆老旧的自行车,紧紧跟在我后面,我们之间始终保持一个轮子的距离。我将大把的零钱撒在路边草地上,老爸爸看着心疼,却不跳下去捡。那些硬币在草丛中间闪闪发亮,老爸爸知道我卷走的才是大宗,不肯放松地追着,总是有一个轮子的距离。老爸爸不能追得更快,而我轻松驾驭着车轮,忽然跑得老远。真是青春年少啊!人群在这个时候无穷无尽的冒出来,老爸爸已经留在被遗忘的城市。不过,如果我一直往前跑,总有一天会裸露在沙石中间。我的老爸爸会在那里等着我。”

        “所以,你就躲到我家里来啦。”

        “躲?躲不了的。我只是经过这里,进来看看你。”

        “你是谁啊?”

        “夏冰语。更年轻的夏冰语。”

        “我不回学校了。不管你说什么都不回去。”

        “放心。我们都是脚不点地的。”夏冰语拽一下L的袖子,L低头一看,她离开椅子有一寸的距离,坐在空气中。

        “问我怎么办到的?没什么奇特。每个人都会飞。只要密度比空气低。让自己释放一下——”夏冰语诡异地笑了笑,接着说:“我的法子是把自己吹成一个球”。

        L扫一眼爸爸妈妈,这才放心下来,他们埋头吃饭不开小差。

        “送你一个密度空间。”夏冰语把一个压扁的梨子塞到L手里,随后变成一个气球,从L房间的玻璃裂缝里飞了出去。

        还好,这时候,爸爸咽了一口肉汤,妈妈夹起了一块豆腐,做这些事情他们都很专注。

        L枕着压扁的梨子睡觉,做了一个梦:

    有三件事排着队等候在门前。L不愿意开门,她打定了主意,哪一个都别想进来。但是另外有一件事,从老远的地方冲过来,不经过门就冲到她的房间里,一口把她吃掉。排队的三件事在外面张,没指望,一起都走掉了。这第四件事情,两眼瞪着天花板,鼓鼓腮帮子,又把她吐了出来。她还没回过神,它已经走到门口关上门站在那里。这个狡猾的家伙,就这么排在第一了。


朱颜日复少,玄发益以星。
往事真蕉鹿,浮名一草萤。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1-10-30 02:20:59 |显示全部楼层
挺喜欢前面担心重新高考导致现在的文凭失效的描写,我有回做梦就梦到类似的细节和担忧;(梦境中?)对老同学的描写也相当有趣;结尾处夏老师的出现到最后,我的阅读注意力与前面部分发生偏移,没有读明白结尾的着力点落在哪里
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

使用道具 举报

中级会员

圣战者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1-10-30 08:25:29 |显示全部楼层
似乎是在复原一个梦境。
三百块买大米够我吃一年

使用道具 举报

略有小成

骠骑大将军

Rank: 7Rank: 7Rank: 7

黑蓝富豪

发表于 2011-10-30 12:22:29 |显示全部楼层
人物行动的叙述非常自然,自如地在各种视角间切换。简洁、专心、毫不累赘的句子,可贵的是还带着一股轻盈——不是词语的轻盈,而是好像在句子和句子之间充了气而自己并不在意的天真。结尾很喜欢,关于久远岁月那些微的遗憾哪,一点点的小惊恐哪,若有若无的小逃避哪……我笑出来了。
我看出来了,兄弟们个个身怀绝技啊……
http://fengyulan.blog.sohu.com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Heilan Administrator's Heilan Super Team

发表于 2011-10-31 15:52:41 |显示全部楼层
冯与蓝 发表于 2011-10-30 12:22
人物行动的叙述非常自然,自如地在各种视角间切换。简洁、专心、毫不累赘的句子,可贵的是还带着一股轻盈— ...

遗憾,惊恐和逃避都是有的,不过是不是些微和一点点,就不知道了。也有可能是巨大的遗憾的。
朱颜日复少,玄发益以星。
往事真蕉鹿,浮名一草萤。

使用道具 举报

略有小成

骠骑大将军

Rank: 7Rank: 7Rank: 7

黑蓝富豪

发表于 2011-10-31 20:09:58 |显示全部楼层
凌丁 发表于 2011-10-31 15:52
遗憾,惊恐和逃避都是有的,不过是不是些微和一点点,就不知道了。也有可能是巨大的遗憾的。

如果遗憾是巨大的话,那么更巨大的逃避则成了这种轻盈气质的源头了吧。也可能我也在逃避更为深入地触摸到内核中属于疼痛的一部分。
我看出来了,兄弟们个个身怀绝技啊……
http://fengyulan.blog.sohu.com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黑蓝

手机版|Archiver|黑蓝文学 ( 沪ICP备13020064号-1 )  

GMT+8, 2018-10-18 07:47

Web Copyright © Heilan.com

System Copyright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