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黑蓝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黑蓝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黑蓝论坛 论坛 诗歌 一些
查看: 686|回复: 1

[创] 一些 [复制链接]

Rank: 1

发表于 2017-11-7 10:04:36 |显示全部楼层

《那儿》


带着胸中的石子,你可是去赶集?
有人在那儿卖日常用品和罕见的书。

有人在那儿吞下宝剑。有人痛哭

可是无人听到。在那儿,你的草绳停了一下,变成蛇。

你看,它在笼中,又被人捉住了。


而带着胸中的狮子,你可是要卖掉它痛苦的皮毛?

那多美丽,胜过女人早已丢失的容颜。

但是人们那儿有香水,毒药,斧头,刮胡刀。

——没有什么物品是不适合你的。



《加州南部不下雨》

青年时代,二十六七岁的时候,
我以为生命是容易的,爱情也是,
甚至婚姻——
对大多数人而言的生活,
我没有准备,过得轻率。
我不知道落在你肩上的阳光
有命运的成分,我不知道
肉体中有疼痛的戏剧。
后来它们出现了,在我身上。
当你离开。我听着这首
我们一起听过的外国歌曲,
仿佛第一次看到空气。看见阳光。
我发现它们经过漫长的倾斜
造就牛马,造就我
——这漫长的时间充满告别。
每时每刻,它们都向我们祝福,
现在也是。我知道。因为脆弱,
我否定过它们,就像被捕获的野兽
——啊,年轻的身体,
欲望化成的奢念。多么清晰!
而我爱过你。像漆黑中的月亮,
充满错误,哀伤。如此平常。
我触摸它的光芒,感到快乐。
在空空的楼顶我听见了你的沉默,
所有人的沉默——组成了天空,
以及月亮上疲倦的痕迹。
我知道,加州南部从不下雨。



《在候车室》

在这种安全的时辰,阳光洒在窗台,
一只蜜蜂试探着静悄悄的玻璃;
我们远远看着那个来自哈尔滨的美丽的女人。
她的脸颊似乎还是冷的,
她的笑容自由自在;
她不是我们生命中会与之结识的那种异性。
我为我们奇异的冷漠和空气中微热的寂静而感到吃惊



《相忘于江湖》

那时我年幼,十五六岁
带四百块钱离家出走
在某市,住一间破落旅社,四人房
同住的是一个瘦小汉子
他冲澡,洗衣,挂起的内裤
甚是寒酸,有破洞
我心生警惕,和衣而眠
然至夜深,十一点半
此人谈性大起
言语中颇多豪侠之事,如某年某月
为兄弟出手痛揍一地痞于深巷中
某时为某事,戏弄镇长
于股掌之间
还因一女子苦守若干年···辞意切切,
我并未深信
只从某些细节知道,此类事
非我能为也
故附和之
其大喜,即要请客,遂于地边摊
和我吃土豆汤,烂鸡爪,死猪肉两盘
喝去啤酒数瓶···
末了我抢着付账,去
五十八元人民币
心有点痛。此人愈加热情,说出姓名
坚称结拜,定要做我异姓大哥
并约定次年同月同日
于此一会
——第二天怎样告别的,我已忘了
然第二年我如约而至
未见其人
目睹街巷游客匆匆,心想世人世事
不过如此云云
竟又觉得人生本就寂寞如雪···
此后历事阅人愈多
每每想起此事
不可名状,一笑置之
直至某场所,遇一风尘女子,与那人
竟有几分神似,遂道出此件,言及名貌
她大笑,说那是她兄长
患有间歇性精神疾病
我情知她骗我
亦不禁捉她双手,延其入怀
中心感伤,如遇故人
似湖底鱼虾一般,忘了自己本来的面目



《》

金茨这样说起她刚刚去世的母亲,
“——有一天很晚了,她才从山上
收工回家。那时月光很好,我看见她
远远走来,像一缕烟,慢慢变成一个人。
她来到我面前,没有说话,
被阴影盖住的脸垮着,
像是在听圈里饿得直叫的猪在说些什么,
你无法想象她那痛心的样子。
嗯,她深深地看着我,
像看一个已被怀疑的陌生人,然后问我
为什么不给猪倒吃的,也不煮饭。
那声音很轻很轻,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就像里面······
含着血。然后她生火做饭,倒潲喂猪,
一句话也不说。我在晒台上坐了很久,
只看到一两颗星星,
而一大片看也看不完的夜空
蓝得让人害怕。那只匆匆忙忙的瘦月亮
就像我妈一样,悄无声息地穿过
我摸不到的地方。那晚
我没和她吃饭,她也没叫我,
直到她睡觉的时候,
我去躺在她旁边,毫无睡意。
很久后听见她睡着了,我伸手
摸了摸她的脸,觉得湿。
我点亮油灯,嗯那时我们用的是煤油灯,
看见她脸上泪迹没干,
像一片沼泽。我第一次知道人的脸
也会是这个样子。我记得当时
我还舔了舔指尖上的泪水,
突然觉得很饿。
之后我自己去灶房吃了一点饭菜,
吃的时候我想,要是我妈死了,
要是她哪天她真的死了,我也会像她今晚
这样哭吧。可是没有。”


《》

这三个月来,我感觉有个人
正一步步走入天空中,从那里消失。
我不知道他是谁。
我在我的日子里暗暗忍受,并喜欢上
一款儿童牌舒缓型
洗发沐浴露(头发和身体可一并处理
那种),这当然
是一种懒惰,到了年纪的人,
不会为此再找借口。
而在网上我听说一个母亲亲手杀了
她的几个孩子,另一个外婆
敲死了她的外孙,在类似我长大的那种
极为偏僻的地点。这让我想起我的祖母,
她躺在床上,失去了
与外界沟通的能力,只会吃东西,
而我的母亲为我的婚姻
忧心忡忡,这让她看起来更让人难过。
我能说点什么?
当我仰望夜空,仿佛是在看着他人的沉默。
那些星星像火一样散落其中。
太多的人离开了,没有什么解释,仿佛
只是为了让人看见更空的天空,
那毫无遮拦的天空,
静得让人心痛。比之个人的堕落,
贫穷,无休止的怨言,那无穷无尽的空气
更让人有劫后余生之感。
哦,那也是我不想结婚的最后的原因,
太多了,这世上的孤单。
我再也不愿想到谁,而让我感到活在世上
还需要忏悔。


《和混世魔王樊瑞在路边大排档喝酒》

这手绣青花的胖子落坐。戴着戒指,
他金灿灿的手表看起来有点多余。
我们身边围着瓦罐汤,王老吉,宁氏奶茶以及
二斤装的红高粱。
他向他的老同学,也就是我,
描述尚未实现的毒品生意,像一个浪漫主义者。
他说起自己已丢失的爱好,包括摄影京剧绘画武术玩电脑游戏
以及在大厦上看冰镇般的落日
等等。他说他后来发现了
真实的自我,在最偏僻的小城整整蛰伏了两年
只跟一个女人睡觉。噢,最痛苦的时候,
“我自以为我是一只被画出来的野猪”。
他收获他的第二次生命是在
完成刺青的那天,
他对他自己感到害怕。仿佛传说中的人
占据了他的身子,祂教给他的愤怒和悲伤
使他长胖了,以区别于众人。
他不知道满山遍野的寂寞和孤城中数不尽的石头
是怎样使他相信——他
可以在生命中复活绝少时刻才能触及的怪物。
但不知道怎么使用它。
“多么残忍,多么孤独,多么欢乐,因为不知道
怎么使用自己的一生而只能在自己的身体上漫游,
持续地毁灭。重生。
对人间的逻辑感到绝望。”
他坐在我对面,庞大的身躯因为酒精变得通红,不可自决。







Rank: 1

发表于 2018-2-7 23:17:23 |显示全部楼层
《相忘于江湖》

拜读了,喜欢。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黑蓝

手机版|Archiver|黑蓝文学 ( 沪ICP备13020064号-1 )  

GMT+8, 2018-2-21 05:10

Web Copyright © Heilan.com

System Copyright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