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黑蓝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黑蓝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黑蓝论坛 论坛 小说
查看: 591|回复: 1

[创] [复制链接]

Rank: 1

发表于 2018-1-18 14:22:34 |显示全部楼层


    在墙根下已有好一会, 仰着头,好像在看什么,其实什么也没看。还是尿出来。

院墙内传几声隆隆的。他后退几步,朝墙头望去,只望见一片寂寥的晴空。突然,他往前一跃,双手攀上了墙头,然而,两脚一滑,失败了。
    脚下这条石路紧贴长长一段院墙,他来的时候,是从右手边那头一条小岔路走下来的,边走边往后看,直到看不到街口,就停了下来。这里僻静僻静显然不够理想。这条路在左手边院墙的尽头收住了,准确地说随着院墙拐了个弯儿,他想,那拐弯会不会冷不丁走出一个人来。他的目光终于落在了几米开外的一个墙墩便紧走几步,叉开了双腿。在墙墩与墙面构成直角空间里,一只色的蜻蜓蛛网纠缠不休。他甚至连想都没有想,心中就已经萌生了一个念头,一定要尿个痛快,目标就是红蜻蜓

蛛网牵挂在灰白色墙壁的一条裂隙与墙墩之间,网下是一丛野蔷薇,开着粉色的花。红蜻蜓困在网上,想动弹却无能为力。他勾头看了一眼身下,便抬起头来,再仰起头来,显然,他有意要避开眼前的景物,想集中一下尿尿的意念。

一片白云从天上飘过。又一片白云从天上飘过。握捏在手里的那个始终疲软不举。

他没想到解决这个问题有这么难。可能是憋得太久了吧他想。自从有了尿意,他就开始在街边找厕所。找呀找呀,自觉实在憋不住了,就近拐往一家单位。他步子不紧不慢,昂着脑袋,连自己都觉着有些装模作样。
    找哪个?门边一个小房子里突然探出个脑袋。
    找那个…他说着信手往里面一指。还没等他把话表述清楚,他也没法把话表述清楚,看到看门人朝他摆摆手,嘴里含含混混一边退了出来。
    此刻,他站在路中间,心里很懊丧。

石子路外侧是一大片稻田,禾苗正值分蘖,撒着欢儿似的长着,散发着阵阵带着禾香的湿热气息。他早已没与农田打交道了大学一毕业就开始做白领,一晃就十年。自他豪情万丈离开原单位,单位这个概念就一步步离他远去。他原本打算开一个夫妻店,做广告设计。孩子刚上幼儿园,妻子正好可以帮着打理。可回到乡下老家以后,他动摇了,应该说是妻子先动摇了。老家离县城就十来里地,如今交通便利,骑上摩托去趟城里就到邻居家串门一样。
    何苦要去城租个店面呢?妻子说,还是再考虑考虑吧。
    办个养鸡场怎么样?要么养猪?他考虑来考虑去竟也没了主意。如今城里都不允许活禽上市了,养猪么,猪肉价已经跌成了蔬菜价
    对了,就种蔬菜妻子眼睛一亮。

农村都在这做,靠不靠谱啊他向来认为,妻子能想出来的主意肯定不是什么金点子。

夫妻俩就这样一会儿兴奋,一会儿焦虑,在乡下老家度过了一段日子。最终,他们还是确认了一个方向。
    这些日子,凡与蔬菜种植相关的科研院所他都跑了一遍,接下来,该是着手选育种籽。不曾想,身体出状况了。这又算哪门子病呢?他去看医生。医生说,这不是病。
    不是病怎么就尿不出来呢?
    多喝点水就好了医生说。于是,他每次出门前,总是不忘往空矿泉水瓶子里灌上满满一瓶凉白开,但情况仍旧没有得到改善。他积极尝试各种办法。比如,遇到一个路边厕所,不管有没有尿意,先进去再说再比如,他不管渴不渴,仰起脖子咕噜咕噜一通,说实话,肚子都快撑着了,但还是不管用。
    他挨着院墙坐下去很快又站了起来,站了不多一会又想坐下去,只略略弯了一下腰,最终还是挺直了身子,就那么呆呆地立着。这样的窘态,让他想起妻子怀孩子的时候,他对她说过的一句话,一句十分唐突的话。那天,妻子坐在家门口一把高背木椅上,是在看书还是在编织物,他已经记不得了。妻子坐在那里的样子他记得清清楚楚,上身是斜靠在椅背上,两条腿呈八字形拖在地上。当时,他下班回家,走到妻子身边的时候,他突然对妻子说,你这个样子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他记得自己是笑着说完这句话的,妻子听后立马翻了脸,说,谁怀孩子会有好样子的,大过分了你。

我过分,我过分,是我说错了好不好。

妻子一把甩开欲将上来拥抱的他,抹着眼泪转身离去了。这是夫妻间仅有的一次吵嘴,从此再也没有红过脸。妻子此前只知道他不是那么积极地想要孩子,还曾一度认为是自己的男人变了心,整个孕期几乎都是在那种不良的情绪中度过的。后来,孩子的出生确也给这个小家庭带来过欢乐,但妻子不久也察觉到,此前自己身上的那种不良情绪像是在丈夫身上又重现了,尽管丈夫一下班就围在她身旁悉心伺候,煲汤,拖地,换尿布,擦桌子。特别是将宝宝百日照放进他们夫妻合影的结婚照的那一次,男人的用心着实让她感动了一回,他用牙膏将整个相框边框擦了一遍,擦得那个细哟。如此温馨的情景后来时时浮现在她的脑海,她自己知道,做一个幸福的女人很简单,可男人的世界她是永远也猜不透。
    他半蹲在田边,用手不断在撩水。边撩边扭转脑袋往墙头看,院墙内的机声确实有些烦人。依照过往的经验,一溜这么长的院墙,他想肯定是围了一个什么大项目。他曾经就想过去哪个建筑公司做份秘书之类的工作如果将来能谋个高管之类的岗位,哈哈做梦。他笑嘻嘻地扭过头,心里一惊。眼前出现了一双铮亮铮亮的皮鞋。
    干什么的?来人手里握着一根黑色警棍。
    他慌忙站起身来,没有干什么呀。
    没干什么在这里磨磨蹭蹭这么久?
    小便呀。
    小便完了,你干了什么?
    小便完了我干了什么?我还没小便呢。
    存心找事不是?保安说着推了他一把,跟我走!
    走就走,身正不怕影子歪于是跟着保安走进了院墙里的这家单位。不一会,他一身轻松地走了出来,一路在嘀咕:操,真没想到里面的厕所跟我原单位的一个样。


Rank: 1

发表于 2018-2-7 23:09:44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
细细读,不错。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黑蓝

手机版|Archiver|黑蓝文学 ( 沪ICP备13020064号-1 )  

GMT+8, 2018-2-21 05:12

Web Copyright © Heilan.com

System Copyright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